蓝天文学

林彪之死,曾让老帅们欣喜若狂

蓝天文学

林彪,建国后曾长期以养病为名,韬光养晦。在1959年7月的庐山会议上,林彪该出手时就出手,为毛泽东批判、打倒、迫害彭德怀立下了汗马劳功,接替了彭德怀的国防部长、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以后,更是紧跟毛泽东,思想一贯极左,害人不少。

1966年,毛泽东发动了”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林彪充当了文化大革命的旗手和打手,残酷诬陷迫害刘少奇、贺龙等老一辈革命家、军事家和一大批知识分子,一时间把全国搞得乌烟瘴气。从庐山会议到文化大革命,林彪一直是打击迫害彭德怀的急先锋。他手下的两员大将,李作鹏和黄永胜,先后操纵彭德怀专案组,把彭德怀折磨得死去活来,还恶狠狠给彭德怀扣上了“野心家、阴谋家、伪君子、里通外国”四顶大帽子,黄永胜曾建议中央判彭德怀无期徒刑。

当全国人民疯狂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的同时,也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在“文化大革命形势一片大好,不是小好”的情况下,于1971年9月13日,林彪携妻儿驾机出逃,摔死在异国他乡温都尔汗,终遭恶报,死相很惨,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

林彪事件发生后,全国人民把对文革的所有愤怒统统撒到林彪身上。尤其是林彪之死,竟然成了国人的幸事,成了一些将帅们兴高采烈的节日。

1971年9月14日,第一次听到林彪摔死的消息,一些将帅们一个个高兴得手舞足蹈,含泪大笑。有位老将军竟然激动得当场晕了过去。红军之父、开国元勋朱德激动地感慨道:“老天爷有眼,老天爷有眼啊!”

陈毅是在9月13日当天知道消息的。那天,外交部副部长乔冠华奉命到人民大会堂开会,会后他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立即赶到301医院,向陈毅报告说:“老总,你不是讲‘好有好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吗?我今天特意来告诉你,报应到了!”陈毅在病床上,高举茅台酒说:“庆祝伟大胜利!”

罗瑞卿高兴得更是睡不着觉,一口气写了十几万字揭发林彪罪行的材料。他在《答友人》诗中写道:“林贼蛇蝎心,蔽空犹乌云;篡权之狠毒,远超狗彘行。”

老将军张云逸欣喜若狂,喝了个一醉方休,把手杖也扔了:“拨乱反正,百废待兴,我还要出一把力!”

秦基伟觉得“心上有些疑虑也好像找到了答案。原来林彪是野心家,想篡党夺权,难怪他把那么多的将帅整得那么惨”。

在粤北黄陂干校劳动,已被“解放”、当了炊事班长的作家秦牧,一个人连夜捞了100多斤鱼,供人们喝酒庆贺。

驻法大使黄镇与国内来法通知他“九一三”事件的符浩,在巴黎举杯庆贺:“为‘死有余辜’的人干杯!”

9月16日,北京市委书记刘仁的妻子甘英独自一人在单位从事劳动时,忽然听见有人在她的背后喊了一声:“林彪摔死了!”当她回头看时,却不见了人影。

将帅们这样的表现,尽在情理之中。从土地革命时期开始,很多将帅都曾经和林彪并肩战斗,出生入死。尤其是朱德,从井冈山时期,到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甚至一直到文革,都是林彪的上级,可林彪为了显示自己对毛泽东的忠诚,竟然对已经80岁的老上级、当年有知遇之恩的伯乐也不放过,极尽污蔑攻击之能事。残酷的阶级斗争使林彪和他昔日的战友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敌。为了对毛泽东表忠心,林彪恨不得将他们一棒子打翻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永世不得翻身。这些老帅也恨不得将林彪早日下地狱。现在林彪终于死了,他们怎能不弹冠相庆、欣喜若狂呢?

现在依然有人想给林彪翻案,说林彪对待文革很消极,在文革时没有办什么坏事,“彭罗陆杨”冤案与他无关,刘少奇、彭德怀冤案与他无关,贺龙冤案也与他无关,这些冤案都是四人帮干的。那为什么朱老总、陈毅、罗瑞卿等人对林彪会恨之入骨呢?

然而,林彪之死对陷入浩劫中的中国人民确实是一大幸事。首先使头脑高度膨胀、利用林彪发动文革、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狂热自信的毛泽东,遭到当头一棒。“二月逆流”、“杨余傅”案件很快得以平反。邓小平激动地仰天长啸:“林彪不死,天理难容!”接着从江西小拖拉机厂调回北京,继而接替病中的周恩来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大刀阔斧进行各条战线的整顿,使混乱的国民经济出现转机。正应了《左传》上的那一名句:“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假如林彪不摔死,毛泽东的头脑可能还会继续膨胀,文化大革命的“革命洪流”依旧会滚滚向前,不知还有多少正直的党政军领导干部要遭到迫害,一些老一辈革命家、知识分子就会一批接一批的像刘少奇、贺龙、吴晗、老舍一样在蒙冤中死去。尤其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给中国人民带来希望与幸福的邓小平将永无出头之日。

林彪死了,让处在浩劫中的十亿中国民众,看到了希望!

标签: 欣喜若狂林彪

上一篇亲爱的,是我

下一篇酒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