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文学

泪光中的温暖

蓝天文学

“姐,天气转凉,妈叫你多注意身体!”弟弟的短信息映入眼帘。很短,但很温暖!我幸福地笑了笑,“你们也是!你要多关心爸妈,懂事点啊!”手在敲打着键盘,突然眼角有一种湿湿的闪光的液体,接着它们在我与弟弟的短信交流中倾盆而出,一发不可收。

第一次流泪!上大学以来的第一次流泪!

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坚强的人,是个独立的人,绝不是独自一人就会害怕伤心,日夜想家哭鼻子的小孩。那天离家踏上开往广州的列车时,我微笑地向身后的亲人挥挥手,一滴泪也没流,甚至一点感伤情绪都没有。“多情自古伤离别”,突然觉得自己好坚强。我问自己,就只是为了让亲人们放心吗?我都不明白是内心刻意掩饰离愁而刻意表现出这般冷静,还是自然使然。列车开动之后,我感受到背后亲人们投来的视线。

以前总在纳闷表姐为什么每次离家去外地读书或工作时,都泪流满面,哭得一塌糊涂,抱着舅妈嚷着不想离开。那依依不舍的情景比电视上那一幕幕离别的光景还哀婉凄凉。“犯得着这样吗?又不是生离死别”当时还小的我总在这样嘀咕着。多不成熟的表姐啊!

几米说“人不是鱼,怎能了解鱼的忧愁。鱼不是鸟,怎能了解鸟的快乐。鸟不是人,怎能了解人的无知。人不是鸟,怎能了解鸟的自由。鸟不是鱼,怎能了解鱼的深沉。鱼不是人,怎能了解人的幼稚。你不是我,怎能了解我。”或许正如几米所说,我不是表姐,怎能了解她的感伤。那时的我是无法体会她的体会,无法感受她的感受。

也许是因为一直想给家人放心的理由,也许是因为打从心里就排斥这种感伤的告别,也许真的是因为我的坚强,我就真的做到自己概念中的成熟。妈妈陪我到学校报到,安顿好一切后,说“那我就回去啦!”我也只是默默地点一点头,没有过多的表示,没有抱住妈妈说一声舍不得,也没有送妈妈送到很远很远。就这样妈妈回去了,就只是这样。只是妈妈的身影弥漫成黄昏的颜色,温暖了我的视线。

我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我的一个人的生活没有由眼泪开始,心里莫名地有种自豪,同时更有种莫名的落寞。

然而日子似乎也很好过,好过得让我们忘掉了什么时候从短袖换上长袖,从长袖套上毛衣。收到妈妈从家里寄来的毛衣和棉袄时,我泪流满面。舍友羡慕地说:“好幸福啊!”我被这幸福感强烈地包围着,无力招架其它。这贴心的棉袄暖透了我整颗心,暖透了我一直害怕的整个寒冬。

第二次流泪!上大学以来的第二次流泪!

不知道有多少个夜晚,梦见自己大包小包回家了,梦见和妈妈开心地在逛街,梦见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吃饭……突然醒来,失望地发现睡的仍是桌上床,看到的仍是宿舍雪白的天花板,接下来便是无声的泪流伴随无尽的失眠。失眠的夜晚,我见过月亮的所有姿态。低下头,我像李白一样思故乡。

已不记得是第几次流泪了……

离家的孩子能不想家吗?那个温暖的窝能不牵挂吗?只有真正远离家,才会深刻感受到所谓游子们那种无法排解的乡愁和思家情愫。是啊!那乡愁绝非一张小小的邮票,一通长长的电话就能排解的。那是会在梦里永远萦绕的家乡美景,那是难眠的深夜里填充满脑袋的一张张亲人的脸庞,那是听到温暖乡音眼泪滴下的一声声脆响。

家是心中永远的旋律!自以为成熟的我现在才明白不管我怎么在家人面前用欢笑掩饰内心的不舍,用坚强伪装内心的脆弱,我始终是不成熟的!老舍先生说过“人,即使活到八九十岁,有母亲便可以多少还有点孩子气,失去了慈母便像花插在瓶子里,虽然还有色有香,却失去了根。”对家,对妈妈,我多少还有些孩子气,不,是完全充满孩子气,长这么大还哭鼻子,却总假装坚强。但我喜欢并会永远保留这股孩子气!身在异乡的我喜欢这在泪光中感受家的温暖的感觉,真切触摸心灵深处的呼唤……

泪光中,家乡的炊烟袅袅升起,很唯美很熟悉……家就在那里,就在那里……

泪光中,温暖在心头!

标签: 泪光

上一篇薛斌 谷爱琴

下一篇祖父与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