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文学

一夜无题

蓝天文学

一夜无题

(伊凡)

夜色悄至,寥寥若无的星际,淡衬一方黯然,凄冷倍分-----

风拖着冗长的调子一遍又一遍地敲着窗口的风铃"叮叮铛铛"地好不惬意.就在这默然的一切中,更显地夜色的颓废.而我就在这一片夜色中百无聊赖,思起彼伏.想起了过去,挂着现在,更梦系着未来.如那一湾思水涓涓不停,又如那浩荡浪野的骏马,不停的徘徊在无垠的旷野.啊!夜,我该怎么说,怎么说-----

我怀念从指缝中滑过的日子,那时我可以无拘的游玩在自己的空间,畅意斑斓的梦,不须用着做和羞赧来掩饰自己初恋的慌张.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我把时间倒计,期盼梦窠又添,可-----

这一切过得太快,眨眼间乌云东起西沉,日子就这样匆匆舍我而远去.我常在雾里看花,念着清平调,也啄上几句"相思无罪,呵呼彼岸谁?",可这一切都很徒劳,苍白无力的言语在也不能勾起我蕴底的梦幻,在也不能表达我企盼镜月如雪的心情.剩下的只是---唯有那一夜的无眠.

"愁"就是在这一夜滋生在我的心底,泛起淡淡的,如丝如缕,分分秒秒地占据了我的空间,麻醉我的神经.在此际,无论是往日用山盟海誓串起回忆的珠玑,还是用秋扇弃凉,凡花凋谢,落红纷飞沾染成的花览,都逊而杳无痕迹.不知为何?不明白心情的孤寂,何以至言语不出,思绪不整,乱如一麻,杂乱的堆在一个被爱遗忘的角落.于是乎那雪红的一片,都悄掩在这黯然的夜里.

思念如水,躲躲藏藏的路,哪一条适合我儿时的真谛.迷惘了,徘徊了.我不知日子留给我的究竟是什么?我只能驮着破旧了的誓言去赌每一个走过的巷口,不让回忆再织成网,套住我自己,不时的揪痛我早已破碎了的什么!

时钟"嘀嘀嗒嗒"地响着,月不知何时露出微肤,映在雪白的床单上,屋里顿时苍白了起来.我吐着烟圈,在反反复复中透过烟雾朦朦地看着什么,我在想着什么,连我自己都搞不清.仿佛是遥远的,又好象是昨天刚过去的,面对徒壁一墙,听着风声飒飒,心沉地如秋一样凉."翻开日记吧,"我劝自己.可我知道一旦念起过往,那昨日的伤痛又会侵蚀我,让我躺在怀念的温存中,不明所以.于是我就掩起一手,擦着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是真的吗?"我怎么了",摇着头,我把自己深掩在两膝中,不让月见我伤心一片.夜啊夜,你可晓我心扉.昨日的伊凡现如今也只有挣扎于北回归线上,遥在渤海湾的一片,望月兴叹."愁啊愁,莫白少年头."可谁又能明了这一份心情如灌铅地沉重.谁又能体会到这一夜的辗转里究竟有几分几钱.

沉鱼落叶,流水飞花.日子一天又一天,夜无眠又无眠.这种境状每况愈下,我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去扛这一份我本不应该过早负的担子."英华韶去,"我不敢想象,真的---夜,你告诉我好吗?我好累,好累.你压得我苟且延喘地吸着你的凉髓.冰冻我的心,把我柱在高加索地冰山上,一个人守着这冷的刺痛和煎熬,我又该去做什么?夜,求你,告诉我,告诉我-----

我累了,累了,好想睡一觉.

唏!夜,别吵,别吵----

伊凡李记

作者信箱:yadangseeyou@sina.com

标签:

上一篇离别情怀

下一篇风中的初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