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文学

网络咏叹调

蓝天文学

I n t e r n e t 是一个虚拟的大千世界。“大千”,是指无所不包,无奇不有;“虚拟”,是它的人为设置,隐约其形,不辨其人。让一只拖着长尾的小“鼠”,一只“喵喵”叫的“猫”儿陪伴,这就使那板着脸孔坐在桌上的“妞儿”,忽然变得千姿 百态,可爱极了。

网上究竟如何?那些越来越多的站点,各以“书库”“书院”“书屋”或其他名称,将古今的史册名著图片资料等等,一一尽数列出,任人挑选。你可以打开浏览,也可以下载后离线阅读,只须点点鼠标便可轻松完成。而各地的图书馆也一改“坐等上门”的作法,纷纷涌上网来安家落户,以丰富的信息资源,吸引乘载电波远程来访的读者。你想想,再不必来回挤车赶路,只消坐在家中打开电脑,拨号上网,即可漫游于知识的绿荫之中了。这该是何等的惬意啊!

网上有聊天的场所,有公共论坛,和免费电子刊物,可以交友,写帖子发高论,投稿出专辑;若是运气好,兴许还能找到个“网上情人”。至于娱乐嘛,C D 与V C D 足以使你在多维世界的美妙视听里沉缅陶醉的了。

还有电子购物——网上商场。我逛了“8 8 4 8 珠穆朗玛”,那里有鲜花图书和软件日用品等,可说是五花八门。挑了一本《巴黎五日》,书价8 元,填了表,登记信用卡号,磨磨蹭蹭化费了二十来分钟。当即收到一封电子邮件,说是须与银行核对,故要二十天后,购物才能寄出——天哪!

对了,不能不提E - M a i l ,那昵称为“伊妹儿”的电子信。比起邮递,快捷方便得叫人喜不自禁。对她来说,万里之遥,只在须臾之间。随带的“附件”——你的文稿图片也可随之一同飞往。

回想一年前,徘徊于网外的我,半是好奇,半是疑虑。网就是网,一旦进入,不被缠住几乎是不可能的。面对这盒装的“压缩世界”,其纷纭繁杂似乎并不亚于天穹下的朗 朗 乾坤,而其神秘与诱惑则仿佛置身于假面舞会,更胜前者多多矣!那魔箱似的大小服务器, 那高速运载的电波,联结了数以千万计的P C 终端,于此小小匣内,上演着网上人生的种种甜酸苦辣!

作为世纪之最的电脑,几乎是无所不能,无所不包的了。但,我以亲身体验,想说一点自己的疑惑:网虫们悠游其中,废寝忘食为之痴迷,显然是疏离了现实。他们是否有点颠倒了主客,把虚拟当真实,视实在为虚无了呢?I n t e r n e t 越扩越大,越做越密,它真能包容并替代眼前这个世界么?!

还有,关于国人中各式各样的电脑“玩家”。作为高新科技,它上至卫星核能技术,下到玩扑克卜卦算命等等,其尖端科学性与普遍适用性并存不悖,于是,在不同人的手里,同是此物,其用途效应也就迥然不同:一种是专业性的,如科技创新、产品开发、编制程序、软件研制等等;一种是实用型的,如文字输入、财会存蓄、教学工具及管理系统等等;另一种则是杂用类型的,如游戏、视听、学习辅导、交际联络,甚而至于色情赌博等等等等。无须统计便可断定,第一类由于专业所限,所占比例最小,但却代表和执掌了科技发展的命脉;第二类较多,电脑只被看作略胜于算盘、影碟或打印机,是实用的工具而已,在这些人手里,它很难有什么发展与作为。第三类人最多,且多是十几岁到三十来岁的青少年。他们一反家长的初衷,大多是冲着游戏来的(这无疑是首选目标)。在网上,则热衷于闲聊海侃,引朋呼类,一味寻找新奇和剌激,应用于求知学习的并不很多。当然,林子大了,鸟儿多了,也会有拔萃的,“玩”得出神入化,技艺精湛了,出几个象王永明、求伯君、张小龙、梁肇新那样有创意的人物不是什么太难的。但,比起境外的龙腾虎跃,竞争角逐,再看看我们那些沉溺其间,不务正业的“虫”们来说,是不是叫人有些赧然和感慨呢?!

天下事,利弊相伴而行。就拿计算机来说吧,近两年购者激增,应用日广,已成为各行各业解决疑难,提高效率的利器。但与此同时,它却更多地成为了打字、游戏、视听或各种娱乐的替用工具。如果能借此而得以普及,再进而提高创造,倒也可寄以期望。但,是否真能如此呢?倘若高科技低效用(甚而至于负作用)——带来的不是高效、创新和发展,却只能溺人于声色玩乐,徒然多开了一扇新奇之门,那么,还能指望他们去拼博赶超和振兴吗?

胡乱说了这些,也许会被人讥之为杞人忧天——但愿如此罢。不是常有人说什么“见怪不怪”,“听其自然”吗?只是这自然非是那“自然”,它不是自在的化外之物,而是一种漫 不经心,听之任之且无所作为的心态。正是这种心态下,各种变化于不易察觉之中发生了,它朝着我们并不情愿的方向缓缓移动。结果是,有那么一天,它或许会使我们大吃一惊,而悔之莫及的呢!

9 9 / 9 / 2 7 0 1 : 4 5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