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文学

一 课一 得 与 一 课 一 语 ——兼析荷塘月色

蓝天文学

善教者颇重视“一课一得”——不求面面俱到,但只楔入一点,使学生确有所悟与所得。但难为之处在于:教师如何分析认识此“一得”?又如何引发,化而为学生之所“得”?这一过程,要求体现教师的主导作用,并激发学生的思辨兴趣。

“一得”既是教学目的,也是训练重点。怎样能收到预期效果呢?实践证明,在引导学生集思广“议”的基础上,以钩要点睛之语——以“一语”包蕴“一得”——提炼精萃,明确要点,从而提高学生的思维能力与概括能力,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

学生阅读课文,困难在于:似懂而模糊,讲述而无条理重心。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是:理解不深,且缺乏辨析主次,撮其精要的能力。

以《荷塘月色》为例,预习时,学生大多着眼于写景部分,对思想内蕴不求甚解,或虽欲分析,又茫然不知从何入手。对此,教师可启发提问:“如何从本篇的写作时间1 9 2 7 年,来了解当时的社会背景?”“作者在写景的同时,抒发了怎样的思想感情?”“在写法上,作者主要采取了什么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思想情绪的?这种方式(手法)的特点与效果如何?”让学生认真思考,鼓励并引导学生各抒已见。

为了开拓思路,发掘深度,有意识地就一二个有意义的问题引起争论是必要的。有人提出:“文章主要是写景,景写得很美。但有些句子空洞朦胧,使人不容易看懂。”马上有人说:“正是不好懂,有疑问,文章才耐看耐想。”又有人补充说:“文章不单是写景,还另有深意。”他结合有关句子,叙述了自己所了解的当时社会背景。一番议论之后,教师问道:“空,朦胧,是不是一定不好?怎么来看课文中的这个问题?”众说纷纭,之后,在教师引导下,归纳整理出一点认识。这,便是“一课一语”,便也正是师生探求之“一得”。

“一课一得”是作为教学的近期(一得)目的提出来的。若无明确的目标(重点),无必须之手段(方法),所谓“一得”怕是也要落空的。《荷塘月色〉一文,景是实写,意是虚指,二者相关互融,读来既景象栩栩,又意在言外,联想不绝。但若不分先后,不设重点,只囫囵议来,讲来,易散乱无章。教时,不妨分两步走:先着重探究思想内蕴(包括写作年代,社会背景,作者简介等),而与析景相关联,相印证。例如,文章中有这么一句:“这时候,最热闹的要数树上的蝉声和水里的蛙声,但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粗粗读来,似乎并无什么。但细细品味,颇耐咀嚼,联系上文:“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象今晚上,一个人在苍茫的月下,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便觉是个自由的人。白天时一定要做的事,一定要说的话,现在都可以不理。”这些模糊不着边际的话,一经背景的揭示,作者那种对当时现实郁结不满,无可奈何,欲于自然中寻求超脱,并借景抒发,自嘲嘲人的苦闷心绪便不难窥清了。曾有这么两句诗:

“懂得沉默的是钢铁,

不断叫唤的是那轻薄的蝉!”

教师不妨引述,作为上述那句话的一个诠释。

文章的思想内蕴弄清了,再分析写景状物的特色,并结合作者隐露的心绪。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景”与“意”的自然契合。全篇自开篇至结束,景闲色淡,烘托出“宁静”二字。(蝉声、蛙声于此间,也起了愈见其“静”的烘托作用。)然而,正是于此种氛围之中,作者表面的安谧恬淡与内心的苦闷才愈见其矛盾。而结尾也十分自然:采莲之忆引出思乡之情,依然淡淡的,更不见有一句俗文字——作忆昔必感,思乡必叹之吟。正是:

置身清闲地, 暂离是非门。

物幽心自净, 情遂因景生。

这,或许便是朱自清先生彼时彼地的心绪感受吧?

至此,学生对本文已有一定的理解。然而,这种理解往往不甚明确。深刻的理解,应是既能意会,也能言传。因此,运用概括的能力,以“一语”的形式,明确表达学生于此课中之“所得”,自然是十分必要的了。

“一语”,它应是文中蕴蓄之精要(不需面面俱到),它是师生共同采撷的果实,它十分有助于学生提高分析概括的能力。《荷塘月色》一课,经过师生共议,归纳整理出了“一得一语”:“韵味恰在空朦中:空则有余地,有联想;朦胧则若明若暗,必欲穷其究竟。若是实打实说,和盘托出,虽是一清二楚,便也索然无趣了也。”

有学生说:“这实在就是‘含蓄’的手法——含而略露,才更耐人寻味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