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 儒 道 义 话 文 明

发布时间:2020-02-13 05:12:02

我写这篇东西,是从一个人名字中的一个字产生出一点想法 ,这个字便是“儒”。

杭卅报载:“一女子落水,众人引颈围观之际,一个年逾八十的老翁竟然奋不顾身跳入了冰冷的水中。”这则消息在杭城轰动一时。(也仅是一时而已)使人触动的是:何以跳水救人的是个垂垂老人?何以众多年轻身壮者不能见危仗义?我若在场,我会如何?

报纸特辟“见义勇为大家谈”。众说纷纭,而大多言不及义。长期以来,在人们心目中,孝悌仁义等等,只不过是封建意识的代名词罢了。时下信奉的是唯利是趋的功利哲学,视仁义道德为陈腐,以苦口婆心为“背时”,不屑一顾。

前不久,某地一辆客车滚落山坡,死伤惨重,路人讨价还价,索要重金,方肯进行援救,这也可说是见“利”勇为吧。人心之麻木,道德之沦丧,已于此漠然冷然之人群中暴露无遗。目睹危难,耳闻凄惨,这些袖和旁观者怎么了?他们或许有着甚多的新思想、洋观念,但却唯独缺少了一点那位八旬老人所具有的仁爱之心及仗义之举!

老人的名字叫李征儒。姓名与人之间未必有什么联系,这也许纯是巧合。然而,从那使人震 动,使人羞愧的纵身一跳,看出了一点是:以儒学为宗的传统道德,在老人身上显示出了它的存在与价值。李征儒如是说:“人啊,能见死不救吗?那叫麻木不仁。我们老了,凭着良心做人。”没有豪言壮语,没有故作“先进”姿态,有的只是椁朴实在,只是“良心”这个旧思想老观念在驱动。

于是,想起了江泽民总书记1 9 8 9 年1 0 月在接见出席“孔子诞辰2 5 4 0 周年纪念”的外国著名学者时指出:新加坡教育部编写儒家伦理教科书,在中学设置伦理课,这种作法很好,值得我们借鉴。

于是,也想到精神文明的建设问题。我们的宣传十分注重爱国主义,十分强调凝聚团结,而内容大多只限于鸦片战争以来的史料。但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自甲骨诗经,孔孟儒学以来世代相衍,形成了民族特有的文化传统与道德精神,滋养和塑造了历代爱国爱民的仁人志士与圣贤豪杰。

奇怪的是,长期以来我们对于本民族的历史经典却不敢理直气壮地大张旗鼓。我们的德育避而不谈孝悌伦常;我们口教多,身教少;老方法多,新思路少;口号套话多,触及心灵少。我们急于治标,却忽于治本。道德沦丧之所以成为人们瞩目的社会现象,除现实与外来的原因,也有其更为深刻的历史积因。这就是,将近一个世纪,我们在批判封建文化的同时,也一并扔弃了传统中优秀的伦理道德。

精神文明的建设,应找准依托与其石。政策的倡导,教育的默化,是其依托;而传统文化与伦理,则是思想文化建设,立邦治国之精神基础之所在。

弃除糟粕,取其精华;拂其尘垢,还其本来;古为今用,“儒为我用”,社会主义的现代文明方能有一个精神基础,及一个稳定的意志重心。

  • 阅读榜单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