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文学

谈 怪 与 不 怪

蓝天文学

情理曰“常”,反常是怪。人的行为若违于常情常态,便是怪人;事若悖于常情常理,便为怪事。见怪而怪,乃是人之常情,见怪不怪,倒是颇为异常,值得一思。

譬如教育界,教人子弟,为人师表者却纷纷弃教他去,这,算不算得是个怪事?

据调查,杭卅市1 9 9 2 年到今年3 月,仅中学教师流失就有1 2 0 人,某中学去年下半学期便有5 名教师弃教另就,小学情况也颇类似。宁波市去年1 ——1 0 月流失的1 5 2 名教师中,大多为师范院校毕业,任教五年以上的骨干。走的走了,留下的又如何呢?年老体弱的坚守岗位,中青年教师中也不乏热衷于创收的:家教、病假“经商”,或亟欲远走闯世界等等。

有人提出:吃饭靠国家,改善靠自己。于是,为了多给教师发点补贴,不惜自毁校墙,不惜自毁一统的校园环境,从而也毁掉了学校的安宁。租赁者纷纷进入校门:理发按摩、电子游戏、饮食小吃等五花八门包围了学校,蚕食了学校!此状此景,可谓前所未有。这些,算不算得是桩怪事?

校门每日关开,学生每日去来,一切照旧,似无改变,而变化只在潜默之中:专业的渐少,代课的渐多;;敬业的渐少,怨业的渐多;优生减少,差生增多。一校如此,他校亦然。长此以往,师资断层,人才难出,影响所及,又岂只是教育之不幸!

领导非不知教育重要,人才重要,只因经费短缺,强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下为已乡已区,上为已市已省,唯效益利润为重。政府工作报告不可不谈教育,预决算不可不提教育经费之年增长。然而扣除教工人头费及物价上涨因素,实际多为负增长。

且转眼再看,山庄别墅到处耸立, 宾馆游乐设施方兴未艾,宴请之豪华已成时尚,而贷款资金徒然流失于国有企业无底之洞。倘省市能酌量以上述资金之一部分投入当地教育,改善办学条件,提高教师待遇,于教育事业必将大有裨益。

弃教,并非教师之所愿。“人往高处多。”中小学教师工作繁重,收入菲薄,中学年青教师月收约三百元,小学又略低于此。就当今消费水准而言,温饱而已,又何言成家?若与那些日进千金,遍体珠宝,却大字不识几个的大款相比,也就难怪他们心理失衡了。

从“体脑倒挂”到教师弃教,学生厌学,有其相互因果联系。但不能说这不是一个问题,不能不说是一件违情悖理的怪事!

多年来,对上述种种怪象,各界人士有不满,有议论,有呼吁,各级人大政协更不乏直言批评。但遗憾的是,至今并未引起有关领导的真正重视,以致情况日益严重。于是,议论者乏味了,呼吁者灰心了,批评者缄口了。终于,上上下下,都变得见怪而不以其为怪了。

中国有句古话:“见怪不怪,其怪自败。”莫非我们真的也信奉这一哲理么?

四十年来,教育面对过两次危机:一是文革。十年摧残,生机殆尽。粉碎“四人帮”后,师资匮乏,人才奇缺。尔后,十年艰辛,方有所恢复,但断层问题,至今影响尤深。一是当前,市场经济下,百业兴旺,一片繁荣,唯独教育不振,人员流失,人心浮动,队伍不稳,质量下降,若再不予以重视,迅即采取有效措施,即将失去的恐不止是一大批骨干教师,失去的还有传播思想道德,熏陶年青一代的精神文明基地;最后,失去的更有依靠教育为基础,人才科技为支撑的宏伟大业—— 现代化祖国的繁荣富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