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 月 如 歌

发布时间:2020-02-13 05:25:01

“岁月如流”——不绝而波动,流逝而不复返。说“岁月如歌”,则是回顾与聆听——那一只只熟稔而遥远的歌儿,彷佛子规声声,耳畔缭绕。

它唤醒了沉睡的往事,使你才触心头,又上眉梢……

我的儿歌完全不同于“小燕子,穿花衣”、“世上只有妈妈好”什么的;我的儿歌并不轻松快乐:“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矿,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梁。‘九一八’‘九一八’,从那个悲伤的时候…………”在难民潮中,妈妈坐在江轮底舱的角落,我坐在妈妈的膝上。有人在一遍遍执着地唱,妈妈低声应和, 泪珠儿就落在了我的小脸庞…………

第二只铭心的歌儿,是南泉小学老师教的,(直到今天我还在唱它):“日月无光星不明,何处亮晶晶?心头热血花一般的红,一点点放光明。亮晶晶,亮晶晶,一点点放光明。四万万人的血在心,滚个不停,滚滚滚,那怕牺牲,四万万人,一条心,心头恨,心头热,一点点放光明。”我爱它的激昂,爱它那救亡的志气——那时,我已是一个大男孩了。

过不多久,一种内容和风格都迥异的新歌让我着了迷:“你是灯塔”、“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三个兵团挤一团”……稍后,我置身于长长的队列,唱着“雄纠纠,气昂昂,”的歌儿,在一个深秋的黄昏跨过了辑安大桥,走在了异国血火交迸的土地上…………

即使是厄运降临,也有歌儿的关照:“右派份子,你睁开眼,两条道路由你挑:一条活路,一条绝路,一条光明一条黑暗…………”缄默与大墙一般地凝重,漫长岁月,唯有心语与心歌为伴,亏了它们,我才没有倒下。

好歌总带有时代的色采,因为它的声带是民众,而音箱是社会。当一曲《祝酒歌》欢快地唱响,它庆贺的不是一般的节日。看,坚冰已经破碎,春天终于来临——我走出了大墙,那已是七十年代末了。歌声无疑是一种激励,唱着它,我们折入了一条崭新的改革开放的大道。

今天,摇滚乐、西方的和港台的流行歌曲风靡一时,但我仍不时地哼唱那些老曲子。是怀旧偏爱么?也许吧。人不能老盯着眼皮底下,不能只是前瞻而忘了回顾——那起点,那迂曲险阻,那一个个脚印,全都留在了你我走过来的路途,留在了萦绕耳际的隐隐歌声…………

岁月如歌,啊,如歌的岁月!

  • 阅读榜单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