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文学

重读泰戈尔

蓝天文学

第一次读泰戈尔是在师范读书时。

毕业前夕,每个同学都要写留言,在一张散发着清香的薄纸上,留下三年的友谊和毕业后漫漫无期的思念,在日后,寂寞时,落魄时,欢喜时,在一个飘雨的下午或是寂无人声的晚上,拿出来回味。

这是维系三年同窗之情最后的丝带了,没有人肯轻率地把自己语言倾诉,都在字斟句酌,使这最后的牵挂能如雨后的彩虹般绚丽而且连接彼此落寞的心。

我想到了泰戈尔。他的诗总给我这样的意念:在清新隽永的叙述中,大雪无痕般地表达着真情与相思,如河畔的清风,轻柔而又无处寻觅;又如晨起时山间的雾岚,间于有形与无形之间,但手所触,心所感,灵所动,无一不喧闹着情感的风波,人生的哲思。如中国的“马踏飞燕”,如西方的维纳斯,都是自然的完美,而不仅仅是人类思维的巧夺天工。

我那时是仿写,边读边写,如一个初入学的虔诚的学生,把我的思念与留恋,把我的祝福与真诚,幻化作河边的柳,天上的云,暗夜的星辉,不系的轻舟,用美丽的语言编织毕业后遥遥无期的相思。

就这样喜欢上了泰戈尔,喜欢上了泰戈尔的诗。在我的意象中,总有这么一个仙人似的人物,如唐时的王摩诘,如近时的张大千,风度翩翩,洒脱飘逸,时刻撩拨我的灵魂,要我亲近自然,亲近神祗,亲近纯朴。

但读诗的热情,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日渐消失,诗歌的激情与浪漫在现实的生活面前显得如此的苍白,仿佛一个天上云,一个地上泥,一个飘逸而不可捉摸,一个沉重而无法摆脱。终日奔波于尔虞吾诈的人生泥淖中而不可自拔,为了一时的私利,为了一朝的权势,为了一刻的欢娱,抛却纯真的灵与肉,让慌言和世俗肆意横行。

直到有一刻,安静地坐下来,重新捧起十年前读过的泰戈尔的诗,审视自己的灵魂,才发觉丢掉了太多:原来世界并非到处都是喧嚣,也有河柳的清幽,新月的静谧;原来人生并非都是陷阱,也有纯真的情趣,真挚的爱情;原来生活并不那么枯燥,也有游戏的快乐,真情的微笑。抬头可见自由的飞鸟,灵动的薄云;远望可见青翠的山岚,欲出的红日;静坐则可审视自己恬静的心灵,活泼的思想。我与真正的生活偏离了太多。

于是我重新捧起泰戈尔,捧起他的诗歌。读《吉檀迦利》,感悟生命的荣枯、现实的欢乐与悲哀;读《园丁集》,体会初恋的羞怯,相思的苦闷,期待的焦急,幽会的颤栗,新婚的快乐……读《新月集》让我远离怀疑贪婪的成人世界,重又回到秀嫩天真的儿童的新月之国,重又回到坐在泥土里以枯枝断梗为戏的时代,使我心里重温儿时快乐无邪的梦……

重读泰戈尔,没有了十年前的哀怨愁苦,懵懂冲动,儿女情长,而多了些对人生的思考,对生命的感悟,对灵魂的审视。

诗歌而至于此,便见其不朽的原因。

标签:

上一篇人祸连环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