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我为你而歌

发布时间:2020-01-02 15:15:02

乡情,永远是一曲振奋人心的古老而又悠长的歌……

──题记

我的故乡,地处中国西部巴丹吉林沙漠的边缘地带,平心而论,由于地理条件的限制与影响,我的故乡没有南方那“风光缭绕,花市盘桓”的盛景,没有大城市那雄伟壮观的摩天大厦和金碧辉煌的古建筑。然而,茫茫戈壁充满了“烈日孤烟”的粗犷之美,“风光雾日”的柔日之秀,每当提及或想起“美不美,故乡水”等一类的诗句或歌词时,就象一般热流扑进我的心扉,那千丝万缕的感情,使我沉浸在一种如痴如醉的境界。于是,闭上双眼,那千般感慨,万般情怀,一起涌上心头.于是,一串不灭的记忆和永恒的相思,顺着我的笔尖流淌,流淌……

自我懂事的那天起,就有一个高入云霄的愿望──去攀越西北那与天相接的山;走遍西北的每一寸土地。在可望不可及的“痛古之后,终于有一天,我懂得了山的威严,地的阔远。于是,我又开始认认真真地观察和了解故乡的每一个令我神醉的事物。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存有对故乡永恒的记忆:那弯弯曲曲的小河,从遥远的地方伸及故乡的每一寸土地;那悠悠的流水,从一个不是源头的源头长年不断的流来,滋润着故乡干涸的农田;那熬过泥泞的岁月充满绿色呼唤的土地,养育了故乡勤劳而勇敢的人民,养育了故乡的所有生息,同时也埋藏了我童年的梦幻,滋生了我未来的希望;那湛蓝湛蓝的天,加上那无需设计,无需雕饰,却勾勒着奇特而又美丽图案的云朵,简直就是一幅幅天然的罕见的 绝美仙图;那静美而又深沉,质朴而又生动的夜晚,让我心旷神怡,遐思久远;还有那不畏严寒酷暑,创造着人类智慧的父老乡亲们,她们犹如我眼里闪烁的繁星,好似我和蔼可亲的慈母……总之,故乡的一切都令我神往,令我陶醉。在我幼年的心灵,留下了终身难忘的回忆。

在我一天天获取知识的岁月里,我慢慢地了解到一些关于故乡的历史。我为她昔日的辉煌而自豪,为那驼铃声声的古道而骄傲。在一篇《故乡颂》里,我写过这样一段话:这里曾是战马驰骋之地,当你踏进这里,似乎还可以寻找到汉代李陵和匈奴王单于在这里交锋厮杀的痕迹;这里曾是广阔的天然草原,不然北京泪渠蒙逊之子的牧羊鞭为什么能在这里牧养生息,且留下“王子庄”的种种传说?这里曾是平畴万顷的富庶田野,不然清代康熙雍正年间为何要从许多地方迁来大批的“平路蓝倭”的移民呢?这里曾是古老的文化之乡,我寻你找,飞天了然,那座古塔,那尊金佛,怎么能以历史的传流和独特格局而日映月辉,光华晶晶呢?……这便是故乡的历史。然而,历史就意味着一种逝去的虚幻,不再重来。于是,这曾经辉煌的“丝绸之路”上的驼铃声永久地消失了,留下的便是那被舍弃的冷漠与孤独。

如今,怀着多年的夙愿,跨进大学校园的我,面对校园的苍松翠柏,面对这陌生而又熟悉的都市生活,心中不禁思索:何时能返回故乡?何时能为故乡贡献一点微薄的力量呢?何时能看到象都市一样繁华的故乡呢?想着这些,耳边传来那首美丽的村歌,渐渐地响彻成流水,那流水激起古老而又年轻的一代情潮,却全然没了昔日那忧伤哀婉与苦涩的情调。看!一批批“大漠之子”踏上了远方求知的征途;同样,一批批“孤烟赤子”又满载希望踏上归乡的里程。这便是乡情的魅力。便利是故乡那巨磁一样的吸引力,吸引着每一个大漠儿女。无偿论身在何方,都梦萦魂牵着她,如同绿叶对根的情谊。这种情感在一首十四行诗《信函》当中曾流露过,诗中写道:簇簇新新的碧绿/便是祝福的信函/归来吧!/被驱逐的爱神/看您的双臂和胸膛/长满了羞答答的红高梁……

故乡,用那慈母般的温情,熨贴了这群归乡赤子的心灵,深谙音律的您啊!又何以不能凭借睿智的天赋来与之谱一曲“春天的故事”呢?春风拂动,吹皱了一池春水,却也吹散了故乡心中的阴霾。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划了一个圈,故乡,您不也正在努力构建一个“圈”吗?来融入到这滚滚的春潮之中吗?“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历经百年沧桑而坚韧不拔的巴丹吉林沙漠呀,我期待着您构建那一天的辉煌。

噢,原来并非我在为故乡而歌,分明是故乡在谱写这首浑厚的神曲。

(本文荣获校“‘98五四”征文一等奖)

(本文刊登于校刊总第51期) 1998-04-25

  • 阅读榜单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