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文学

歌吹是扬州

蓝天文学

气势汹汹的长江一路狂奔,乍入江浙,便一头扎进温柔富贵之乡,再也没有了脾气,潮平岸阔,风正帆悬。一座座美丽的城市河蚌一般散落在两岸,一如江南的女儿,温柔多情,顾盼生姿,低眉浅笑,清新可人。扬州,就是其中很有特色的一座。

扬州地处长江和大运河的交汇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自古以来,就是长江中下游的重要商埠和兵家必争之地。白衣卿相柳永这样描写钱塘: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虽是写钱塘,搬到扬州也是大致不爽的。我曾经无端地瞎想,当年北魏大军一把火把扬州烧了,并不是他们对扬州有多么刻骨的仇恨,而是被眼前的繁华吓住了,震住了。他们怕自己的铁蹄陷进温柔富贵之乡而不能自拔。正因为如此,扬州也成了文人墨客云集的地方。

从李白的诗里,我知道孟浩然曾到过扬州。这位“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的世外高人,一生郁郁不得志,只好云游天下,排遣心中的块垒。那一年,正是“烟花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的季节,孟老夫子一袭白衣,从武汉辞别李白,顺江而下,一路东行。李白站在黄鹤楼下,长江边上,送了又送,一直到孤帆远影和滔滔江水融为一体,两行清泪一般的诗句从嘴角滑出: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但在我看来,和扬州感情最深,或者说最让扬州刻骨铭心的,有两个人:一是徐凝,一是杜牧。

我对徐凝知之甚少,只知道他是唐代诗人。其诗,也仅读过一首。但仅仅这一首就已经足够了,就象张若虚一样,读了他的《春江花月夜》,你还不满足吗?诗人一生的遭际,在一首诗里其实已经道尽说透了。要不然,也不会有人称之为“孤篇横绝,竟为大家”了。徐凝也是这种类型的人,写一首是一首,宁缺匆滥。而这仅见的一首,就是写扬州的。题目就是《忆扬州》:

萧娘脸薄难胜泪,桃叶眉长易觉愁。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

从诗里,我们分明可以感觉到,徐凝忆扬州只是个晃子,忆他的心上人才是真的。在一个远离扬州、浩月当空的夜晚,诗人孤独难耐,不觉想起在扬州生活的难忘夜晚,回想起和心上人一同度过的美妙时光。然而,明月依旧,伊人不再,不觉悲从中来,怨从中来。无从排遣,他只好无端地对着明月发泄:天下明月若有三分无赖,那扬州就占了二分也!!扬州人听了这话,不仅不生气,而且引以为自豪,到处传诵,这大概是气恼的徐凝始料未及的。

唐大和七年,也就是杜牧三十一岁那年,他受淮南节度使牛僧孺之聘来到扬州,任淮南节度使推官,监察御史里行。前后在扬州呆了三年。其间,他有足够的时间走遍扬州的大街小巷,舞榭歌台,也结识了不少红颜知己。他曾经这样描绘其中之一的美貌:“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可见,他是有权衡有比较的。杜牧喜欢夜闯茶楼妓馆游赏,身为上司兼好友的牛僧孺暗中派人保护,并要求手下及时写出书面报告报平安。后来,临别之际,牛僧孺好言相劝,并拿出当日的书面文书相示,杜牧深受感动。在总结这段生活时,杜牧用了两句话:“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杜牧再到扬州是在两年之后。那时其弟眼病,客居扬州城东禅智寺,杜牧前往探视。故地重游,物是人非,再加上弟病甚重,杜牧心情郁郁。有诗《题扬州禅智寺》记录此时的心情:

雨过一蝉噪,飘萧松桂秋。

青苔满阶砌,白鸟故迟留。

暮霭生深树,斜阳下小楼。

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扬州。

寺庙的清静与远处的热闹,今天的冷寂与昔日的欢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分明地感到,此刻的他已经是客人了,今天的扬州,也已不属于他杜牧了。然而,杜牧与扬州三年的际会,给他的人生经历抹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也为扬州的文化底蕴增色不少。

历史上,扬州有多少钟鸣鼎食之家,如今早已雨打风吹去,然而,杜牧们的名字却留了下来,这是杜牧们的荣幸,也是扬州的荣幸呵!

2003年4月21日于寒舍

标签:

上一篇缘起缘灭

下一篇五一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