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文学

加固人类道德的基石——兼谈做人要不要有恻隐之心的问题

蓝天文学

在我国当今社会里,市场经济的大潮正铺天盖地向我们涌来,一浪高过一浪,奔腾不息,汹涌澎湃。我们每个人都面临着机遇的到来与对手的挑战,激烈的竞争与无情的淘汰。在这种社会形态里生存、拼搏、奋斗和发展的人们,还需不需要有恻隐之心——强者对弱者、胜者对负者、富裕者对贫困者……还需不需要有同情、怜悯、帮助呢?在有些人看来,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竞争是残酷无情的,我们现在应该更新观念,可以逐渐淡化一些传统观念,勇往直前,不必瞻前顾后,不再需要有恻隐之心。如果你在竞争中落伍或者是被淘汰,你就得自认倒霉,跌倒了还得自己爬起来,别指望别人来同情怜悯你,更不必奢望或者去乞求别人的帮助,你好象已经没有了这个权利,别人也好象没有了同情、怜悯和帮助你的义务。

“人之初,性本善。”人类的恻隐之心,本来就是与生俱来的一种仁爱思想感情自然流露,它就像构成人类道德的一块基石嵌在人的心底。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同情、爱护和帮助别人的善举,就被人们视为做人应具备的最基本的道德标准,战国时的思想家孟轲在《孟子•公孙丑章句上》中说:“无恻隐之心,非人也。”他认为:一个人如果失去了同情怜悯之心,那就会丧失人的本性,而不可能成为一个正直善良、品德高尚的人。他还说:“恻隐之心,仁之端也。”认为一个人同情怜悯、关怀他人之心,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仁爱思想感情的开端。他把这一思想感情的开端同义、礼、智的开端比作人的身体有了四肢一样,认为人如果能扩充这四个开端,就“足以保四海”——保护天下百姓安居乐业,如果不能扩充它们,则“不足以事父母”——连自己的父母也无法奉养了。因此,在任何情况下,人们不仅不能丧失恻隐之心,而且还要使之得到充分的发挥、发扬和光大,即使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人们也要有同情怜悯、关怀他人之心,还要有助人为乐的高尚情操。

人生漫漫,无不经历世态炎凉;人生多磨,人性有时也会变异。在人类不断进化的过程中,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上,人的思想感情总是随着时代的变迁、社会的发展、环境的转移和个人经历的坎坷而发生着变化;在生活的磨砺中,人的善良本性有时会被打磨得日臻圆满,闪闪发光,有时也会被扭曲变形,磨蚀殆尽。人类的恻隐之心亦是如此,这块构成人类道德的基石,如今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浪潮中也是有时被撞击得光华可见,有时又被腐蚀得锈迹斑斑。君不见,这些年来,多少党政干部深入乡村,勤政为民,组织实施着一项项“扶贫攻坚”的计划,让千千万万个贫困户脱贫致富;多少仁人志士捐资助学,支撑起“希望工程”这座人类道德的大厦,让千千万万个失学儿童坐进了明亮的教室;多少商界巨贾无私奉献,捧出了一颗颗“扶危济困”的爱心,让一些面临困窘和绝境的人摆脱困境,绝处逢生。然而,又有多少高高在上的贪官污吏良知泯灭,不择手段地贪财敛财,甚至于侵吞国家扶贫款、救灾款;多少麻木不仁的群体在儿童落水、车祸发生、险情来临的时候或视而不见、或袖手旁观、或逃离现场;多少腰缠万贯的大款们利欲熏心,为富不仁,在官场、赌场上一掷千金,而在扶贫、赈灾现场上却一毛不拔;还有一些奸商丧尽天良,制假售假,坑农害农,哪里还存在着一点对弱者的同情怜悯之心。

由此可见,人们恻隐之心的存在与丧失,必然会导致两种绝然不同的社会现象。很显然,对于人类的生存和社会的进步来说,前者是积极有益的,后者却是消极有害的。只要人们珍藏、保存着恻隐之心,这块人类道德的基石就会发光发热,照亮和温暖人们的心灵,使人类社会不断地走向进步、发展和文明;如果人们淡化、丧失了恻隐之心,就像是在心底里挪开了道德的基石,人类社会就会变得纷扰、肮脏,就会倒退,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因此,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我们为人处世还是十分需要恻隐之心的,在人们心中加固这块道德基石是很有必要的。首先要正视我国国情。要看到我们的国家还是一个处在发展中的国家,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还处在初级阶段,我们的市场经济是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目前我国的农村还有一部分贫困人口没有脱贫,城市还有一部分工人面临着下岗再就业的问题,面对贫困农民、下岗工人、失学孩子……我们都要有恻隐之心,要向他们伸出温暖的双手,给他们以同情、慰藉、关怀和帮助,始终不可动摇心底的那块道德的基石。其次要坚持以德治国。“恻隐足以为仁,而仁不止于恻隐。”这是我国宋代思想家苏轼在《子思论》中提出的精辟见解。恻隐之心,毕竟只是构成人类道德的一块基石,而在社会主义道德建设中,仅仅要求人们保持测隐之心,还不能足以产生更好的社会效果、不能从整体上推动社会主义道德建设。因此,我们应该以此为基点,丰富它的内涵,扩大它的外延,在全社会广泛弘扬仁爱之心,道德之光,全面推进以德治国。这样才能使这块道德的基石更加稳固地建立在人们心灵深处。

标签:

上一篇春意

下一篇“行”与“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