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文学

为张伯辞世电致短信于友人张松君

蓝天文学

吾兄松;

吾居异乡,今闻张伯新逝,本当星夜急赴,亲至灵前,三跪而九叩,衔哀以致诚,以稍尽晚生孝敬之情。然则念及朋友之众,未能一概如此。或赴或不赴,相视有别,吾所不欲也。众友交有先后,情无亲疏,若相视不一,则于情不美。故临行而踌躇,三思而裹足。

张伯素行无瑕疵,乡邻无訾议,可谓有德;少壮穷厄,及至暮年无忧有乐,终归得福;八旬而终老,堪称永寿;子孙孝而有能,自立于世,足慰平生。张伯虽去,实无所憾。

以来者继往者,以新事替旧事,宇宙人生之通义也。无往则不来,旧去则新立。往者为哀,来者为喜。有往有来,先为哀,终为喜。知哀喜之辩,为知天理。

愚弟守卫谨撰

2012年4月29日

标签:

上一篇黄昏路

下一篇心有所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