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文学

老张的发表

蓝天文学

以前老张每天都是亲自到楼下的信箱去取信和报刊,随后就一个人躲进屋里将每份报纸从头到尾浏览一遍,看是否刊登了自己的文章。每次失望之后他就盼望着下一天的报纸能早点来,可惟有今天他没有去。

由于长时间地坐在案前,他落下了颈椎的毛病,无法正常地写作了。尽管如此,他还是强忍着巨痛,在住院前夜又完成了一部短篇小说。

退休之后他就一直坚持写作,其实他在年轻时就想写作了可是工作太忙实在无法实现。退休后终于可以安下心来专心致志地创作了。他买来各种期刊和文学名著,阅读了大量的作品。他从小就羡慕那些大名鼎鼎的作家,他们的作品连自己都不知道读了多少遍,那些作家的名字更是如数家珍。

他的写得很辛苦,经常一整天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伏案构思。越是这样,老伴就越劝他别写了,说他不是当作家的料,就别难为自己了。可他却说:“一份耕耘一份收获。”从投稿到现在已有二三年了,他自己也记不清写了多少文章,投了多少次稿。多数是石沉大海,好的就是来封退稿信。然而他并不灰心,还时常跟老伴念叨:“好几次都梦见文章真的发表了,自己的名字变成了铅字。”他相信终有一天他的文章会发表的……

可这次他却真的病倒了。在病床上仍不忘让老伴替他取报纸。他总是满怀希望地目送她,又失望至极地看着她空手回来。在床上无法写作了,除了等当天的报纸就是望着窗外纷飞的落叶唉声叹气:“我的文章什么时候才能发表呢?!”每当这时老伴便心如刀绞,他一直想帮老张做些什么!

第一场雪过后,天出奇的冷。此时的老张已经骨瘦如柴,仿佛一把火就能将他点燃。面对如此摸样的他,老伴知道这不是他的病,他的病在心里。

又一夜的狂风暴雪之后,每一片晶莹的雪花都透出七彩的阳光。可就是在这样明媚的早晨,他还是带着他终生的遗憾走了。

这天当老伴料理完他的后事之后,又木然地打开了信箱,里面仅有一份报纸。他取出来第一眼就看到了他最后的那个短篇《发表》。文末还有一段字:请作者告速与本社联系,以便寄发稿酬。

标签:

上一篇许愿池边

下一篇峻青的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