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文学

狗赶集

蓝天文学

《三国演义》里说,天下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我不知道这话的对错。但我知道我和我爸我妈被我奶从那三间茅草房中撵了出来。一家分作了两家,也算是一种分吧?

那只黑狗就随我们三人来到村西头二姑家的空房中住下了。

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人们都这样说。其实六亲不认的人大有人在,仗势行凶的狗也满街走。可那黑狗确实是不嫌弃我们一无所有的。我们住的那空房也是三间茅草房,其中有两间漏雨如注,只有一间勉强住得。我们三口吞着借来的粮,吃着二姑端来的菜。可黑狗就没什么东西吃了。可它自有它的办法,它跑到东头我奶家去。我奶见那狗瘦得皮包骨,就动了她的慈悲心肠了,一边骂我们不喂狗,一边给了那狗东西吃。那黑狗吃了我奶给的东西,仍旧跑回我们那个只有一间能住的三间茅草房。于是,我奶就高声大骂那狗没良心。

黑狗吃了东西,就欢天喜地地和我嬉闹。我那时还矮小,它就把两只爪子搭在我的肩上,用长长的湿乎乎的舌头舔我的脸,舔得刷刷响。我的脸被舔得湿润润的,感觉很好。可我爸我妈见了,却将黑狗大骂,并且要狠狠地踢踹。他们说,脸要是被狗舔了,人就没脸没皮了,再说了,狗嘴是经常吃屎的。

“嗷——”黑狗被踹,发出一声嚎叫,就夹了尾巴蔫蔫地走了。那样子很可怜的,我觉得它比我还苦的。

可黑狗竟能时不时地有肉吃,这是让我羡煞不已的,有时涎水也淌了一胸脯呢。原来这黑狗会赶集。那集市距我家二里多的路程,是五天一个集市。每过五天,赶集的人就从四面八方向集市汇集了。在这时,黑狗也昂然挺胸地去了。

集市上,在卖肉的肉案上,那卖肉人将大两片肉切割成不同需要的小块,卖给那些前来买肉的人。有时就会出现零星的坏肉,就不要了,扔在地上。黑狗就欢天喜地地扑过去,香香地嚼了吃掉。有时巧,那肉还没等落到地上,就被黑狗凌空接了去吞进肚内。肉卖完了,卖肉人就用那刀子刮案板,零星的肉屑、油屑、沾了血迹的木屑,被刮成了一个小团在地上,也即刻让黑狗舔食干净了。但

熙熙攘攘的集市上,在那几个肉案间,那个黑狗乐此不疲地穿梭着。卖肉人讨厌它,总怀疑它偷吃了整块的好肉,就狠狠地踹它。买肉的人见狗在肉案间走来走去,颇似买肉的架势,便认为是对自己的污辱了。先前以为是卖肉人的狗,只好忍了。今见卖肉人打狗,就更凶狠地打那黑狗。黑狗挨了打,是一声也不吭的,不过是耷拉了耳朵,夹了尾巴,蔫蔫地灰溜溜地走了。

有时黑狗在集市上碰见了我,就生出了他乡遇故知的欢天喜地来,对我又抓又舔的。我却一点儿也不欢喜,而且还心生厌恶。因为它吃别人的剩下的东西,而且挨了打后仍不悔改。虽然是肉!我权当是不认得它,并且还骂它,打它。于是,它就满怀了羞愧和委屈独独地走了。

村里人都说那狗,说它嘴馋。我却不全这样认为,因为不管怎样,它还总是认得家的,总是守着这个破业穷家不肯出走的,还总是吃这家人拉下的臭屎的。它是有点儿嘴馋,可本质还不坏的嘛,还是不忘本的嘛。

有一次黑狗去了集市后,好长时间没回来。是让卖肉人捉去卖了,村里人都这么说,我也这样认为了。我的幼小的心灵越发孤寂了,因为我失去了那么一个忠诚的玩伴儿啊。可是突然一天,它欢天喜地地跑回来了,只是瘦了太多。我也欢天喜地,竟抱了它的脖子哭了。我爸我妈见了我的傻样,只是笑。可是我妈也受了感染,后来也哭了。

久别的重逢,我的那个欢喜劲啊,黑狗那个狂蹦乱跳啊,我们的那个亲昵啊。

又一次,黑狗赶集好久没回来。

我等待着它回来。

可它至今也没回来。

标签:

上一篇替换

下一篇断尾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