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文学

贪婪,葬送了他

蓝天文学

一、外出打工

上谷村,地处大峡谷深处。全村有百多户人家,农业收入微薄,仅够人们养家糊口。为了生计,让日子过得好些,青壮年就外出打工找副业。

李山,三十来岁,一米七八,体格魁梧,为人憨厚老实。半年前,外出打工,来到县城。他出门时,心想自己到县城去打工,什么活都能干,用不着多带钱,身上就只装了十余元钱。

不料,到县城后,却发现事情并不那么简单。现在人口饱和,城里的人,许多都整日无所事事,更何况他还只是个外来汉。他每天早上啃个馒头,下午吃个烧饼,东跑西看,找事做,晚上为省钱,就蜷进大桥的桥洞,省去住宿费。四天过后,工作没找到,反而连身上仅有的十余元钱,眼看都要用光了,连回家的车费都不够。

这天中午,他来到百货大楼,看着熙来攘往的人们他摸摸头,沮丧垂下头,就缩到门边的台阶上坐着,一声不敢吭,生怕那个晃来晃去的保安将他赶走。

这时,他听到一声:“喂,是山哥哇!”

抬头一看,原来是同村的张勇。他穿着一身沾满石灰劳动服,面容疲惫,嘴上叨了支烟。他忙笑着招呼:“啊,小勇子,你在那儿发财?”

张勇苦笑着说:“在县里一家小建筑公司当勤杂工。”

李山一听,来劲了,笑着说:“小勇子,你们那里缺不缺人?”

张勇一听,明白了,原来这老哥子是来城里找事做的。就苦笑着说:“唉,山哥,事倒是有的。可是,那个老板哟,你也认得,就是我们村的那个暴发户,李二。他本就是个一毛不拔的浑球,现在发了,就更忘本了,虽然给我们每天管吃管住,可是,至今,兄弟我还连一分钱都没挣到。”

李山大笑道:“迟早会给你的,你急啥子哟。带老哥到你们那里怎样?”

张勇苦笑着说:“好嘛,山哥,挣不到钱可别说老哥整你的哟。你去时可不要叫他李二,要叫李老板。”

李山说:“嘿,什么话?是老哥求你的。”说着,揽着张勇走了。

来到建筑公司,正巧李老板也在。听张勇介绍后,老板心想,是这个土包子,蠢货,挨宰的,就笑着说:“哦,李山,看你人高马大,力气不小,我们这里包吃包住,就给你300元一个月,三个月结一次账,满意吗?”

李山一听,哇,300元,一年3600元,等于家里农业收入的两倍,爽,太爽了。不由得脸上发笑,眉飞色舞地结结巴巴地感谢道:“李……李老板,你……太好了,我……我干了。”

李老板见他的傻样,更乐了,想到:蠢东西,老子要是给你一分钱,老子就不姓李,

于是,双方满意,还签订了劳工合同。从此,李山就在李老板建筑公司上班了,干重活,他一个人能干两个人的活。李老板还装模作样地说:“李山,你真能干,干得真好,这样吧,三个月后,给你加工资,加到400元,年底让你当个优秀员工,加500元奖金!”

李山也满意,干得就更起劲了。

二、天有不测风云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一晃李山已在李老板的公司里做了两个多月的工。这天,他接乡下妻子来的信,说是娃娃病得严重,要他回家去一趟,看看有啥子办法。

看完信,李山愁眉苦脸地来到李老板的办公室,碰巧,李老板和他的女秘书(他的妻子)都在。李山来到他们面前,叫了声:“李老板!”

李老板笑着说:“哎呀,是我们公司的优秀员工。哦,你有啥子事?”

李山苦着脸说:“老板,家里老婆来信说,娃娃病了,要我回家去看看。我想请几天假。”

李老板笑着说:“没得事,你去吧,不会给你扣工资的。”

李山期期艾艾地说:“老板,能不能给我结一下账,娃娃看病需要钱。”

李老板沉着脸说:“李山,说好三个月结账的,现在还不到三个月嘛,只是两个月零十五天。这样吧,老板我也不是不讲情不讲理的人。我先拿五十块钱给你,在秘书这儿签个名。这样,你回家去,看看孩子,小娃娃有点病正常得狠。”

“是嘛,小娃娃的病没得啥子哩!”秘书附和着说。

无奈,李山只好签了字,领取了五十块钱,跑到汽车站,找了个微型车,回家去了。

回到家中,妻子一见他,哭着说:“娃娃病得很凶,你快去看看。”

李山进屋一看,果然,孩子病得相当严重,面色苍白,发着高烧,看来,得先送到乡医院去看看。就忙和妻子用棉被将孩子裹起来,背在背上,说:“娃他妈,我先背他到医院,你去借二百块钱。”不等妻子说话,就直奔医院而去。

来到乡医院,医生一看,说:“哎呀,李山,你家娃娃的病很重,我们这儿条件有限,没得办法,你快点把他送到县医院去。”

一会儿,妻子也来了。夫妻俩就找了车子,将儿子送往县医院。

县医院里,门槛却很高。挂了门诊费后,医生看后说:“这个孩子病得很严重,要赶快动个手术,你们先去交1000元费用,我们才能动手术,这是医院的规矩。”

夫妻俩傻眼了,东拼西凑总共三百八十元,还差六百二十元。妻子灵光一动,道:“李二不是只给你五十块钱吗?快,快点去找他。”

李山忙慌慌张张地去找李老板。

三、老子就是一毛不拔

李山跑到建筑公司,直奔经理办公室。此时,办公室内只有李老板一个,秘书不知去向。

见到气喘吁吁的李山,李老板有点惊奇,心想:这真是个傻瓜,娃娃可能没事了,跑来上班,还怕老子扣他的奖金。

李老板就笑道:“啊,李山,你真是个好员工,象你这样勤奋的员工在我们公司可是没有的哟。”

李山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老板,能不能把我这两个半月的工资现在就拿给我。”

李老板叫道:“啥?现在就拿给你?你是来要工资的?”

“是的,老板,求你把工资拿给我,娃娃的病太严重了,医生说要一千元才动手术。”李山眼角噙着泪花,求道。

李老板“哎呀”一声,道:“李山,你来迟了,秘书不在。”

恰巧这时,秘书却走了进来。

李山忙哀求:“啊,老板,秘书来了,求求你,快快把钱给我,娃娃真等着钱医。”

李老板“啊”了声,说:“李山,公司办公室没钱。”说完,向秘书眨眨眼。

秘书跟着说:“是的,李山,办公室没钱,银行也下班了,这样吧,明天一早我和你一起去银行取。”

李山倏地跪倒在两人面前,泪水早已从眼角里流淌下来,器道:“老板,求求你,行行好,把工钱拿给吧!”

看到他的样子,李老板烦了,叫道:“老子就是没钱,就是没钱!”

李山急了,猛地爬了起来,冲到李老板面前,双手将李老板连人带椅的抬开,拉开它的抽屉,见里面正是一扎扎的钞标,都是一百元的,少说也是好几万。李山一看,叫道:“这不是钱吗?”

李老板乘李山不注意,向秘书使个眼色,那个秘书跑了出去。

李老板面色缓和下来,说:“李山,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李山这下完全明白了,这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把泪水抹干,道:“老板,我只拿我的工钱,不会多拿你一分的。”说完,抽出了七张一百元的票子,走了出去。

李老板阴沉着脸,道:“你这个杂种要是走得出去,老子就不姓你。”

李山还未走到门口,就就见几个手提铁棍地人冲了进来,不问青红皂白,劈头就象李山打去。几闷棍下来,李山倒了,他惨叫:“李二,你真是他妈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李老板嘿嘿笑道:“你才明白,蠢东西!老子就是一毛不拔,看你杂种能把老子怎么样?”

说着,吩咐手下将李山拖走了。

当几下手下将他扔到大街旁时,李山晕了过去。醒来时,已经天黑了。他忙拖着伤痕累累地身躯,朝医院走去。

医院门口,只见妻子流着泪,搂着孩子缩在墙边。李山走到妻子身边,一看,孩子已经死了。一问,才知因为钱不够,医生不动手术,娃娃在一个小时前死了。沉重的打击,李山感到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醒过来时,已经躺在家里了,妻子正在他面前流着泪。

看到他醒来,妻子伤心地说:“娃他爹,你别难过,我都知道了。”说完,眼泪又从眼角流淌下来。

出奇地,李山只是呆呆地望着妻子,一声不吭。无奈,妻子只好走开,去给他煮饭了。

四、同归于尽

下来的日子,可想而知。李山沉在孩子的死去中,就象白痴一样,一动不动,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子细心地照料他。好容易,他才从床上下来,慢慢地向村踱去。

碰巧,刚到村口,就见李老板开着小车,得意洋洋地回家。这时李山怒从心头起,恶胆向边生,可是他仍无可奈何,因为他知道,一冲上去,说不定连命都没了。因为那个李老板随时都带着保镖,要找他算帐,谈何容易。但他不甘心,因为如果李老板给了工资,娃娃就不会死了。

李山变了,变得象冰一般的冷。接着,他连续失踪了两天,妻子找遍全村也没见到他。

两天后李山回来了,回到家中,妻子问他怎么,到那里去了,他也不回答。

一个月后,腊月初四,当他探知李老板今天要回来,就兴奋了。妻子看见他那副乐劲,还以为他碰到好事了。

这时,李山悄悄地作了准备:他将买来的炸药捆在身上,装上导火索,拿了个打火机,就走出家门。走在路上,他默念:娃,爹今天给你报仇。

他直冲到李老板家,进门就吼,:“李小二,李这个杂种,给老子滚出来!”

李老板听到叫声,就和他的妻子兼秘书走出来,道:“小杂种,就穷叫啥子!”

李山愤怒地发狂道:“老子今天要将这个个杂种全家碎尸万段!”

李老板叫了,狂笑道:“就凭你个蠢杂种!哈哈”

这时,一些围观的人来了。

李山叫道:“老子今天给你杂种全家同归于尽!左右邻舍的快躲开!”说完,就蓦地掏出打火机,拉出导火索,点燃了,并猛扑上去,抱住李老板。李老板和他妻子全吓傻了,不知怎么办。不知情况的两个保镖冲过来,还没冲到,就听见“轰隆”声,然后连他们在内,什么也都没有了。

那爆炸力,相当惊人,围观的人逃开的人,有十多个受伤。更可怕的是,一个飞起的人骨头,击破邻家的玻璃,还让那家一人受伤。

大悲剧、大惨案发生了,五死十五伤。

不该有的悲剧发生了,因为李老板的吝啬,因为李山的怒,更因为李山破斧沉舟的愚昧。

法制社会的今天,如果李山能理智些,用法律保护自己,虽然孩子的死不可挽回,但可挽回些损失,更不会伤及无辜。

撰稿人:张耕樵

通讯地址:四川省汉源县九襄镇石灰巷1号

邮编:625302

电话:0835-4381951

E-MAIL:joedgewise@hotmail.com

标签:

上一篇断尾狗

下一篇欣赏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