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文学

自杀保险

蓝天文学

权子每天都爬楼,一步步地上,能算出十八楼的高度来,不过这次他走了平台,没走楼梯。他死了,自个将自个弄死了。自杀,挺别扭的一个词,活着的人看了不舒服。干嘛要将自个弄死呀,值吗?不值。是呀,不值,跑到马路上让车给扎了,其码也给他老爷子弄个养老费呀。

老爷子还是那么絮絮叼叼地念着只有他自已才懂的那几句咒语,这会儿他只看着地,看着老高老高的天。他将他儿子给咒死了,巷口的老居委这么说。老居委说,人家权子不容易呀,扛煤气罐扛了套两居室;接他过去享福,他倒好,偏拗着劲死活不走;早晚还不是得搬吗,磨磐大的拆字都圈上墙了;权子那孩子命苦,心却实呀,唉,太实了,打小死了娘,没上几年学就进铸造厂上班了,前几年下岗了,恁没说一句话要一分钱,就搬上了煤气罐……唉,这老爷子也是个吃苦的命,徒子徒孙都出息了,你开个口不也就有你的活头了,他偏不。还生就的个臭死性,没听他整天念叼着,得了癌了,让车给撞死了,什么的,不吉利呀,这不把自己的儿子也给咒死了……

带大盖帽的人来了,将一方纸放在老爷子面前。自杀,您是他的家人,您得签个字。老爷子还是望着天,然后又望望巷口。

巷口又来了两个穿西装的,也将一方纸放在他面前,花花绿绿的,像权子留下的那滩血迹脑汁。自杀,他的保险陪偿无法生效。老爷子嘴里絮叼得更快了,嘴边沾着白白的唾沫。他还是望着巷口,巷口没再来人。

老爷子到底还是搬到权子买的那套两居室里去了,在十八楼。没几天老爷子也走上了平台。

后来听说从老爷子的兜里找到了一张肺癌的诊断书,是权子的;还有一份遗书,是给保险公司的,大致是说,这份保险是份骗保,还提出到老爷子过世之后将两居室的房产权转给保险公司,作为陪偿。都让血给印红了。

标签:

上一篇选择

下一篇山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