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环蚀(亦舒)

发布时间:2019-05-17 03:51:02

都不知该怎么样说这个故事。

故事关于一个女子,与我。

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只知道每当在最绝望的时候,她往往会出现。

她秀丽的容貌,丰富而温柔的表情,都鼓励我,给我新的希望。

她是我的一丝金光。

而且奇是奇在她与我一起成长。

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我只有七岁。

那一夜,母亲哭著回来,同我说,外婆已经去世。

七岁的我已经很明白生离死别这回事,父亲已在早两年离家出走,影踪全无,现在又输到外婆告别。

是老人家一手把我带大,母亲一直在外工作,养活一个家。

没有外婆的日子怎么过?我放声大哭起来。

外婆得病才三五个月,先是鼻孔流血,后来有一只耳朵听不见,医生断定是不治之症,母亲忧心忡忡,同我说,老人家恐怕不久人世。

没想到去得那么快。

我问母亲:“什么是死亡?”

母亲说,死亡是生命消逝,肉体腐败,埋葬后永不回头,再不能见面。

是以我哭。

因为舍不得。

我们太不舍得红尘,留恋一切杂物垃圾,更何况是至爱的人。

年幼的我,哭著奔出去,一路叫外婆,那日是雨天,我奔至小公园一角,找到外婆常与我休憩的长凳,筋疲力尽,抽噎。

多年来只有外婆陪我。

母亲说,如果不是外婆的缘故,她早就抱着我跳了楼。

如今看不到了。

我不想回家,雨越下越大,越下越急,淋湿她为我织的羊毛外套。

牛脾气倔强的我哭得声嘶力竭。

正当此际,我发觉附近有人。

我抬起头,看到一团淡绿色的雾,对了,像薄荷水果糖那样的颜色。

揉揉眼睛,看清楚,原来是一个女孩子穿着件透明的雨衣,两手插在袋里,看牢我微笑。

当时虽然只有七岁,也知道俊丑好歹,立刻分辨出,她是个漂亮的女孩子。

她身型比我略高,年纪也大几岁,怕有十二三岁,已有少女之姿。

双眼明亮有神,肤色如蜜,她正打量着我呢,一边嘴揶揄,另一边嘴角同情,象是在问:小朋友,为什么哭?打输了弹子?

我彷佛听到她的声音,但她明明没有开口。

我说:“我不是小朋友。”

她笑了。

手自口袋取出,推开,有一颗搪。

她示意我取。

我哪有心情同她玩,只摇头。

哭宝宝。我听见有人说。

是她吗?她仍没有张口。

我觉得奇怪透顶,伤心顿时去掉两三分。

她把手向我递来。

这次我不由自主地取过糖,撕开七彩的糖纸,放入嘴里。

顿时觉得一阵香甜,馥郁前所未有,忽然之间,我的愁苦像渐渐散开。

小小的声音说:年纪老大的人,即使她是你至爱的外婆,也终于要离你而去,这是生命的定律,快快收起眼泪回家去做个好孩子。

声音软而轻,抚理著我的悲伤。

我垂下头,不出声。

等再抬起头来,她已经消失。

我自长凳跳下来四处找她,她不可能走那么快。

但小公园一眼放尽,并无她的影踪。

我奔出马路,在泥泞中摔一跤,仍然没看见她。

静下来想一想,抹抹眼泪,回家去。

自那一刹那开始,我像是开了窍,什么都明白了。

到家,看见母亲在呜咽,我紧紧拥抱她。

母子相依为命。

我立即学会自己穿衣漱洗,乘车上学。

时间飞逝。

忽忽已是高中生。

脾气更牛,体格更壮,性情也有点孤僻。

家里环境已略略转好,母亲终于凭双手闯出天下来,受公司重视。

甚至已替我筹下大学学费。

已是十五岁的小伙子了,家里的壮丁。

但一直没有忘记穿绿色玻璃雨衣的女孩子,平时也接触到异性,女同学中找不出像她那样标致的女孩,差得太远了,使我承认难忘的是她的微笑,比同年龄的女孩成熟温馨。

而她所赐的一颗糖,虽然早已在嘴里融化,香味彷佛长存在齿颊间。

每当不开心的时候,脑海里只要想一想她,便会有宁静的感觉。

那年秋天,母亲告诉我,她要结婚。

我十分震惊,那位男士我见过三两次,不喜欢,我不怕他霸占我的母亲,而是直接有种感觉他不会善待她。我整个人马上消沉下来,他也不喜欢我,坚持母亲把我送出去寄宿。

他说,谁也不晓得她有那么大的儿子,影响形象,一默好处也没有。

母亲听从了他。

我知道爱屋及乌是很困难的,但他不应离间我们母子的感情。

我决定不去参加他们的婚礼。

愤恨填满我的心,独自跑到山顶近水塘处坐著,很想痛哭一场,但是整个人都烧乾了,流不出眼泪。

已有很多晚没睡好,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孤苦的人,从没有得到过爱护关心,是孤儿中的孤儿,无论什么苦难,都没有人劝慰开解帮助,一切靠自己肉身去捱过,要不浸死,要不自救,至亲如妈妈,也不过袖手旁观。

用手捣著脸,想死在山上,永永远远不回到人世间,尸体化为腐骨也不为人发现。

自暴自弃自怜自悲。

忽然听见有人说:小朋友。

声音轻而柔,清甜得如泉水,钻入耳朵,觉得熟悉。

抬起头来,我看到了她。

山顶雾浓,掩映著她,她站在约十多公尺外,但我的目光一接触到她,便知道她是谁。

她是我的希望之神。

我讶异,她长大了。

她跟著我长大了。

她仍穿著薄荷绿的雨衣,合身、别致、漂亮。

我贪婪的看看她,冲口而出:“你!”

她向我微笑。

秀丽的睑容使我踏步向前。

她已有二十岁左右,整个人像是在雾中发出光晕,秀发如云散在肩上,更显得飘逸,如仙女一样。

仍然以小姐姐般姿态出现,笑容中带着调皮:怎么,又在生气?又在自怜,小朋友,七八年不见,你好象没有什么进步嘛。

我鼻子发酸,冲口而出,“我的愁苦,只有你知道。”

她扬起脸,谅解的点点头。

我听到声音说,但人生一直充满各式各样的失望与磨练。

她的嘴唇并没有动,我已习惯她这种说话方式,是心灵感应。

我再走近她。

她真好看,比我记忆中的她更完美温柔。

“你是谁,”我问:“叫什么名字,恳请告知。”

被我瞪著瞧,她略有一丝腼腆。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又如何得知我伤心绝望?”

她又露出微笑:你已是少年,不可能一辈子依偎母亲脚下,她有她的世界,你有你的,请接受现实,为她庆幸。

我不语。

──男孩子如苍鹰,飞得高且远。她继续劝慰我,历劫风霜,锻镜自己,岂可为小小事感怀身世。

我惭愧了。

──回去参加婚礼,别令母亲伤心。

三两句话,她使我的烦忧去净。

──她是永远爱你的母亲,但她也有权追求自己的快乐。

我完全被说服,伤心管疡心,我原谅了母亲。

她又伸出手,手心中又有一粒糖。

我立刻取过糖,手指接触到她的掌心,温暖而滑腻,我忽然涨红了脸,一边面孔发烫。

“这糖是什么地方买的,怎么只有你一人有?”

──吃吧。

我剥了糖,放进嘴里。

那股香味又沁人心脾,我又安静下来。

“再陪我说一会儿,不许走。”

──你这个喜聚不喜散的毛病如果不改,始终是要吃苦的。

我也知道自己外冷内热,感情过份丰富,无法抒泄,一遇到喜欢的人,抓住,难舍难分!不让人走。

──看,天空是什么。

我抬起头,水塘那边出现半边残虹,在雾中显得霞彩缤纷。

突然忆起这可能又是调虎离山之计!忙回头,果然,她消失了。

不可能是幻觉,我手中仍握著糖纸,连上一次,一共有两张了。

我下山回家,换上西装,去参加婚礼。

是大人了。

母亲穿米色的缎子小礼服,颈项挂串珍珠,同色皮鞋,见到我,马上绽出笑容。

我过去祝贺她。

母亲眼眶发红,我暗暗叹气。

我没有去留意她身边的男人,是她的选择,希望她快乐。

母亲是一个苦命的女子。

生活中为何会有那么多的折磨,做人到底是为什么,我一时胡涂,一时清楚,心中悬挂著绿色雨衣的少女。

母亲在我大学毕业那一年离婚。

婚姻共维持了七年。

这七年我.一直住在宿舍,也习惯了,即使是放长假的时候,也不过回家坐一坐。

宿舍地方小,所以我没有私人浴室,没有音响设备,没有电视机……物质享受贫乏。生活中主要调剂是看书,什么都读。

同学都知道我只得两套衣裳,并不看低我,反而都说要学我的朴素。

“一连三年都考取奖学金,连书簿费都有著落,”他们说:“不穿衣裳咱们更敬重他,哈哈哈哈哈。”

母亲离婚后,我又搬回家去。

她老了许多,非常若涩,脸上罕见笑容,性情有些古怪,谁能怪她呢,环境造人,那么苦的生活,就有那么苦的人。

她仍在工作,仍不爱做晚餐,通常由我为她做晚餐。

我很快找到一份好职业,安定下来。

母亲说:“儿子都赚薪水,我也该退休了?”

“辛苦那么多年,也够了,让我养活你。”

“可是空下来做什么?”她迟疑。

“享福呀。”

“我不懂享福。”

“学习。”

她苦笑,“不行,你差不多要成家立室,我不能拖累你,免得人说你负担重,嫌你。”

“妈妈,那样的女孩子我才不要。”

母亲抚摸著我的面孔,“父母不长进,令你受委屈。”

“妈妈。”我大力拍她背部。

母亲一直郁郁寡欢。。

正如她说,已有女孩子注意到我。

读书的时候,无论异性如何暗示,我都无动于表。但出来做事,少不免应酬几句。

都不是我的绿衣女郎。

同事之中,也有对我特别关心,甚至替我织毛线背心都有。

但使我震荡的女孩子,却从没遇见过。

直到一次在某跨国公司的会议室遇见一个女孩子。

一眼注意到她是因为那套薄荷冰淇淋般颜色的套装。

许多人认为职业女性穿黑白灰最有尊严最高贵,弄得会议室暮气沉沉,难得看见赏心悦目的水彩色,况且,又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只颜色。

于是我冒昧地兜过去看她的面孔。

她抬起眼来,自我介绍。

令我惊艳,五官有三两分似我心中女郎。

马上微笑,“我们彷佛见过面。”

她再仔细打量我,“没有。”她肯定的说。

这不要紧,三天后我们开始第一次约会。

三个月后我把她带回家见母亲。

原以为母亲会喜欢她,一个有学识、大方、经济独立的女孩子。

但是不。

一次会面,母亲足足批评了她十次八次!想起来便说几句,想起来便说几句,令我十分烦恼。

母亲根本不是针对人,而是针对事。

那件事再简单没有,她不想我结识固定的女朋友,她怕失去我。

理智上她接受儿子长大后会离开她,但感情上她应付不来。

这将是我最大的难题。

怎么说服她?我是她生命中唯一的锚。

可怜的母亲,可怜的我。

从此我没有把女友再往家里带。

母亲生日,我竟忘记,开会至七点多,才疲倦地返家。

只见妈妈铁青面孔,坐在客厅中央生气。

我暗暗吃惊,不知为何原委。

母亲随即开始埋怨、诉苦、解释,一说说了三个钟头,我连领带都来不及解开!呆著脸坐在沙发上听她教训。她以为我与女友寻欢作乐,以致完全忘记这个重要日子。

我纳罕起来,妈妈一向不注重日子过节,从不庆祝,好几次连她自己都浑忘。

她是要打听我同女友走得怎么样啊,竟如此旁敲侧击,无理取闹,我啼笑皆非。

我没有辩驳,免得火上加油。

等她累了,走过去拍拍她肩膀,然后上床睡觉。

半夜听到母亲哭泣。

声音低微,却哀痛欲绝,听到这种哭声,觉得人生一点味道都没有。

母亲生命中唯一可靠的男性是我,而我总有一日要离她而去。

那是一个初冬的晚上,天亮得迟,我听她摸黑起床梳洗上班。

上班,母亲上了一辈子的班,苦乐自知,从未曾有过靠山,从没有休息,山长水远,跋涉了去做足八小时,除非倒下来,从不休假。

随后我也起床出门。

天气转凉,气氛萧瑟,心情怀得不能再坏,母亲需要我,我需要自己的生活,看样子我必然要有所牺牲。

那日脸色灰绿,五官浮肿。

心情好,能令一个人年轻十年,心情不佳,看上去老十年。

再也不想去约会异性,每日下班,准时回家,过了三数个月,母亲与我也就相安无事。

女友来找我,很坦白大方平静地问我,为何疏远她。

我把理由告诉她。

她沉默许久,至为讶异,但她是一个受过教育的文明女性,她说她相信仍有孝子存在,是否愚孝,那是我的选择,不予置评。

同时她也肯定我们间往来不会有结果,不会有幸福,倒不如即时分手的好。

我送她到门口,她转过头来,还想说什么,结果还是省下了。

母亲也没有看到我的好脸色,我日日铁青著面孔进,铁青著面孔出。

大家这样不开心,不知为著什么,牺牲得毫无价值,加上公司调来一个爱无理取闹的上司,日日呼呼喝喝,不给伙计过好日子,情绪更坏得不能形容。

我开始下班喝上一两杯松弛神经。

渐渐喝得比较多,并且期待那杯酒。

才廿多岁,我叹息,去日苦多,几时才捱得到老。

母亲半夜老是起来咳嗽,同她去看医生,医生劝她退休。

多年来积劳成疾,建康早已崩溃,她浑身是病:支气管、胃、肝、肾、心脏都不大健全,严重贫血、神经衰弱。

归途中,在车子里,母亲紧闭著双眼,忽然微笑,我正诧异,她却轻轻说:“当我年轻的时候,我亦是个标致的女郎。”

听了这两句表面平常底子辛酸的话,我鼻子发酸,眼泪几乎要冲出来。

我握紧母亲的手,这个潦倒半生的女人,我必须照顾她,除了我她还有谁呢。

一年后她去世。

没有公开发丧,没有刊计闻。

告了一星期的假,每夜去喝个烂醉!踉踉跄跄的离开酒吧,走到路灯边,开始靠牢灯柱呕吐,也不觉肉酸,吐完使用手擦擦嘴,活像路边流浪汉。

说来真是惭愧,母亲去世,我竟有些如释重负,多么不孝。

另一方面想,她这一生,有限温存,无限辛酸,活到八十岁那么长寿,也未必是福,徒然白熬日子。

不要说是她,有时连年轻的我都觉得不愿在床上爬起来!不想刷牙漱口再一次去面对现实,怕见太阳,怕那些做不完的工作,应付不完的人事,过不完的日子。

母亲早些安息,对她好,对我也好。

我索性坐在石阶上,哭泣起来。

让警察来赶我吧,我不在乎。

──啧啧啧。

我用手擦面孔,谁?我胸中灵光一闪。

“是不是你?”我大声叫,“请出来安慰我,我需要你!”

──我就在你身后。

我转头。

抬不起的头终于抬起,再不避嫌疑,伸手过去紧紧握住她的手。

她成熟了,长发挽在脑后,下巴比从前较尖,身上雨衣改了长时髦的款式,秀丽如昔。

她的手温暖如玉。

──为何时时悲伤?

“也不过数年一次而已。”

──一生一次也已大多。

“但太阳从来未曾照在我身上。”

──是吗?太阳什么地方去了?

“日蚀。”我赌气地回答她的笑。

──不可能,顶多是金环蚀罢了,你可以看到太阳,太阳也见得到你,只不过边缘部份被阴影遮住,人生就是这样。

“可是我痛苦。”

──痛苦塑造性格。

我笑出来,真说不过她,但是我愿意输。

──好好地走完这条路,你还没有开始呢。

“我知道。”

──这才乖。

“让我问你几个问题。”

──我不一定回答。

“你会不会老?等我五十岁见到你的时侯,你会不会白发萧萧?”

──你不会再见我,你不再需要我。

“胡说。”

──你应当庆幸才是,我只在因苦的时刻出现,以后你都不会再有再会见我。

我把她的手贴在脸夸,留恋而固执地不肯放手。

──你会与女友重逢,组织家庭,养育孩子,你的生活会过得很幸福。

“谢谢你。”

──谢我?谢你自己。

“糖呢?”我问:“你欠我一粒糖。”

──没有糖,成年人哪里还吃糖。

她一直微笑,笑容使我心旷神怡,就像看著春风吹皱一池微波。

──再见。

“不不不,你不要走。”

她把手缩回。

我身后有人吆喝:“喂那醉汉,还不回家?”

警察在干涉我游荡。

她就在我一分神间消失。

我又恢复了信心及正常生活。

过数日,再约女友出来见面,她真是个深明大理的好女子,一句埋怨都没有,只表示能见到我真高兴,这时才发觉,她对我的感情有多深。

我们倾诉过去那段日子的大事琐事。

她更成熟更明理,我爱慕她,愿她成为我孩子的母亲。

说也奇怪,她的七分睑真像一个人,不过我不会告诉她,我只默默欣赏。

我们中间再也没有障碍,几个月后,便决定结婚。

一切都在预言中,一切都没有令我失望,生活终于不再令我伤心,给我应得的报酬。

我在公司升了职,妻生下孩子,继续工作,孩子精乖伶例,妻对我爱护敬重,我尝到人生甜实的光明面。

一日做梦,见到母亲,她脸上孤苦的表情已经消失,一睑和详,正与我孩子玩。

醒来呆半晌,甚觉宽慰。

孩子扑到我床上,同我说:“昨夜我见到奶奶,我与奶奶玩。

我呆住了。这一切到底是真是幻,而绿衣女,你又在何方,唉,真不知道这个故事!有谁会得相信,我甚至不晓得她的名字。

  • 阅读榜单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