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女人(亦舒)

发布时间:2019-05-17 04:48:02

第一次听到有人说她,是在茶座。

在场有三女两男,他们没有提到她叫什么名字,只是说她。

根据道德人士标准,闲谈应莫说人非。

只是请阁下告诉我,莫说人非,说什么。

不是人人喜欢枫叶金币,海费斯的琴艺,马尔盖斯的作品、珊瑚岛的风光,不如说是非热闹,同必假撇清。人说我,我说人,不亦乐乎。

因故迟到,故此听不到前半截,但后半截已够引人入胜。

莉莉先说:“她真有办法。生我同你这样的女儿,有什么用?天天朝九晚五,坐写字楼里,不是不高薪,但赚了十多年的钱,光够开销,房子还是租回来的。你看人家,人家是女皇。”

琼说:“人家走邪路。”

威老索马上说:“不是容易走的。”

莉莉说:“真是,有条件才行,不扁嘴不悄,男人不见得会捧着七克拉大钻来追你,你还嫌馊。”

“什么七克拉,做梦吧,”美宝笑,“一克拉也没有。”

积琪马上说:“你哪一只眼睛看见别人走黑路还是白路?”

莉莉马上笑,“她对积琪很好,你们别在积琪面前说她坏话。”。

琼白了积琪一眼,“那笔数目,我也能借给你,可是你偏偏向她开口。”

积琪说:“我并没有向开口,是她自己为我摆平的。”

琼说:“也太会收买人心了。”.

莉莉说:“你未必肯花时间来买一颗颗的心,而且真的要实牙实齿实力!你没见过有些人,只有一张嘴说说,揽着权,谁也别想在他身上得到些什么好处。”

威老廉笑问:“这又指桑骂槐的说谁呢?”

彼得也笑:“你还不知道,是说她老板,莉莉捧着女上司不止一朝一夕了,小心翼翼,唯命是从,到头来不要说升上去,连摸只好点位置都没份,连添个三等书记也不给!人家要秉公办理,你拍了马屁也是白拍,你说她是不是要发几句牢骚?”

我笑出来。

他们齐齐看着我,“怎么,众人皆醉你独醒?光听不说,那不行,有什么资料,快快提供出来,供大家参考。”

我想问:你们在说谁呀?

但又怕他们骂我老士,消息不灵通,故此只敢咪咪嘴笑。

“最坏是你。”莉莉推我一下,“当我们是八婆是不是?”

“别多心别多心,然则我的确乏善足陈。”

“那你总得发表一点意见,不准白听。”

“意见,什麽意见?”

“太会装纯清了。”

我清一清喉咙,“最要紧是活下去。”

琼笑,“废话。”

“活得好最重要,管别人怎么说呢,当人们捧场好了,别人不见得会有兴趣说哪个屋屯的王三姑。商业社会中,最主要是什么,相信各位也都明白,光是清高有什么用。像积琪,大学里念纯美术,多麽高贵浪漫,此刻不过在三等酒店内谋一职,日日打躬作揖,欢迎指教,天长地久,什么气质都磨得光光,啥子理想抱负都丢在床底下,为了数百元日薪,造成了脂粉都遮不住的憔悴,偏偏你又对权欲不感兴趣,更觉浪费,但是要生活呀……”

莉莉恳求,“别说下去了,我都要哭了。”

“谁能获得理想的生活呢,我们快别五十步笑一百步。”

他们口中那位女士,一定是传奇人物。

莉莉说:“身边不愁没有一群人拥看她。”

在说谁呀?

彼得说:“前日我在置地停车湾看见她,忍不住叫她一声,她转过头来,向我嫣然一笑,端的肤光如雪,秀发如云,即时上了一辆司机开的黑色林肯去了,剩下我暗暗惆怅。”

“谁在支持她?”

“并不重要。”

“我只想知道。”

“没有人知道。”

“你们同她不是不熟,怎么会不知道。”

“唉呀,问威廉好了,他们七年同事。”

“什么,七年?”

“可不是,同一出身,一下子人家飞上枝头去了,咱们还在地下啄啄啄,连翅膀都退化了,像奇异鸟,丑得要死,十足十似只老鼠。”

我心里暗忖,这会是谁呢?一份工作熬了七年,实在不是短日子,年纪也不会太小,至少有廿多岁了。

终于我叹口气,“买了彩票没有?头奖一千多万,也勉强可算个小富翁,那就可以挑自己喜欢的事来做了。”

“我最喜欢不做。”

“不做也不行,许多阔绰的年青太太什么都不做,光是打扮,但是虚有其表,没有神髓,目光是呆的,言语无味,那也不行。”

积琪恳求:“让我做她们一份子罢,我不怕言语无味。”、

大家呵呵大笑。

一班乌合之众,总算散了一点闷气,要出净胸中之气是没有可能的事,这些郁气日积月累,何尝不使我们形容憔悴。

但明日又是另外一天呢。

年轻的时候,每日太阳升起,都认为是新的希望,老板/友人/长辈,无论是谁,称赞一句,听在耳里,都乐飞飞的,任何约会,都兴致勃勃打扮整齐了赶出去,无穷的精力,无限的活力,跌倒爬起,当作一种经验。

曾几何时,落班已经虚脱,只想看电视,因为电视没有是非,电视是纯娱乐,电视不会作弄你,电视永远忠实!

人类最好的朋友是电视机。

公寓房子已经不能养狗了。

周末,回家探父母,属例牌节目。

阳光普照的下午,母亲与其他三位中年太太坐露台打小麻将。

看,多会得享受。

人生道路已走了大半,是应当放松作乐。

她们天天下午都搓上两三小时,卫生之极。

每当听见悉悉缩缩之搓牌声,便令我有种国泰民安的安全感。

我在长沙发上一盹便盹到完场,然后打道回府。

与父母其实没什么可说,他们的责任已经完毕,我的烦恼,纯属我自己,也不必告诉他们,叫他们担忧,早十年我已学会报喜不报忧。

这一层对海背山的公寓,自然是他们自置的物业,靠子女?保证临老潦倒,咱们这些下一代有个屁用,什么养儿防老,根本行不通,至今有什么急事,还得问他们借。

几个太太开头在聊我们家的点心可口,特别是春卷,清脆可口。

后来就开始说人了。

“陈太太这一阵子惨兮兮,老公都不回来了。”

“她也算享受够了,老陈有一段时期,对她死心塌地,要什么有什么,连带娘家人全部都抖起来。”

“这世上有什么是永生永世的?”其中一名太太叹口气,“我都看开了,他管他带年轻的妞去欧洲,我管我打牌逛街,都快六十了,说去就去,又有什么保障。”

我暗地里笑。

“陈先生的女朋友真有办法,短短几个月,哄得老陈团团转,什么都拿出来,陈太是心痛那些钱。”

“陈太本身是个富婆,美金一兑四元八角时,陈先生一个月收入就有十万八万,那时楼价多便宜,一千尺地方不过三五万,才不替她担心呢,那么精明的人。”

“可是男人是没有了。”

“要男人来干吗,还搂著啜啜啜呀?”

众太太笑。

真会说。

我睁大双眼,也笑上一份。

“算了,当是兄妹不就完了?”另一位说:“离婚,不是我们这一票人可以说的,老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钱到底是他们辛辛苦苦挣回来的,咱们做过什麽?不过是生两个孩子搓搓麻将而已,三十年后学时髦口口声声说离婚,笑大人的嘴。年轻的女人不好做,我家囡囡念了管理科硕士回来,一个月才挣那麽一点点,买行头还算我的帐,风吹雨打去熬,一日同我说:妈妈,我被老板气得半边面孔麻了三日三夜。暖,她们才有资格要离婚,我们算是享福的人了。好歹忍一忍,装作看不见算数。”

我点点头,心中称叹老式女人美德。

“六十岁老头,能花梢到什么地方去?世界若不艰难,也不会有孩子去服侍他,我们都是可怜虫。”

“听说老陈一出手三部车,有一部是林肯,这种大车有什麽好?且喷了黑色。”

我心一动。

城里不见得有那么多部黑色的林肯。

“狐媚子自有她们标新立异的一套。”

“不是自己的钱,花起来多爽。”

“算了,卜太太,你也未曾立过什么汗马功劳。”

“真的,天下苦命女子多着,咱们且乐乐,三筒!”

“清一色,我赢。”

“要死,她一人嬴三家。”

待太太们散了局,我闲闲问母亲,她们说的是谁。

母亲莫名其妙,“谁是谁?”

“老陈的女友。”

“咋,我连你老子的女友都不知是谁,还管老陈的女友姓甚名谁。”

“我老子没有女友。”

“没有最好,有也不关我事,我看得开,几十岁的没脚蟹,看不开死路一条。”

也不是不苦涩的,但各式各样各阶层的人,哪个不是苦水连篇,大家还不是胡里胡涂的混口饭吃,只有被宠得不长进的人才呼天抢地。

是谁呢。

这传说中的女人是谁呢。

我有第六感,他们在说的,是同一人。

星期五,与小伍约了去喝两杯。

小伍是个很有趣的人,深爱美术,但家里做一门奇怪的生意,经营洁具,他承继了生意,做得不错,但精神却有点困惑。我早说过,什麽叫理想生活?很难达到。

小伍对这份专业颇有微言。熟了,他会对你说他是个卖马桶的人。

要命。

“我的主顾还挺难侍候,有些喜欢七彩,有些喜欢黑色,有些样样要有一朵花,更有些爱镀金……没出息呵,赚了钱都不舒服。”

我瞪他一眼,“你想做什么大有出息的事业?要不要去革命?”

“昨日我亲身出去服侍一位小姐,说出来你不相信,她的金屋有五个洗手间,接这单生意七个字数目,不敢怠慢,你不相信有这种大豪客吧,我站在她家与装修师傅谈了个多小时,腿都酸了,好不委屈。”

“老兄,赚二十巴仙就不得了啦,委屈你的头。”

“那位女士喜欢黑白两色,浴缸全白,汽车全黑。”

“有一辆是林肯?”

“你怎么知道?”

“她姓什么?”

“我不晓得。”

“什么叫做不晓得?”

“我只见过她一面,是装修公司与我联络的。”

“她是否十分美丽?”

“并不。”

“你有没有戴眼镜?”

“倾国倾城多数因为机缘巧合,并不一定是美人,吃得开的女人讲手段,相貌太好,自恃起来,男人不”定吃得消。”

“你的理论真多。”

“不敢。”

“她长得如何?”

“很普通。”

“喂,高矮肥瘦给我形容一下好不好?”

“不高不矮不胖不瘦。”

“乱讲,有人说她皮肤极好。”

“这倒是真的,我想起来了,真是雪白的皮子。”

我悠然的向往起来。

“这样的女子,当然有后台老板。”

“我相信不止一个。”因为陈先生不过是个小生意人。

“你错了,她的男朋友,是大名顶顶的童某人。”

“谁是童某?”

“傻狗,同你多说无益。”

“喂,别卖关子。”

“我累了,要回家。”

“喂喂喂喂喂。”

忽然全世界的人都在谈论这位女士。

星期三一早表妹便打电话给我。

她终于订婚了,要我陪她去选戒指。

中午约齐了吃午饭,我们有所争论。

她要买只意大利精工制的小宝石成指,漂亮那是没话讲,整只戒指做成一顶小皇冠模样,很特别,但不似传统订婚戒指,同样价钱可以买粒一克拉左右的钻石,当然也是芝麻绿豆,毕竟像只订婚戒指。

“老土。”

“做人最老土,去跳楼吧。”

扭她不过,还是逐间珠宝店泡。

刚巧有两位年轻太太,也在看石头,人家看的,都如葡萄大小,我忍不住向表妹伸伸舌头。

大钻真可爱,至刚至美至坚,通体晶光灿烂,无一点瑕疵,这也许是世上唯一无疮无疤的东西,可传万世。

难怪女人喜欢。

太太甲忽然说:“昨日你也在中华的派对里,你有没有看那个女人的项链?”

太太乙回答:“有,人人都看见了,能看不见吗?”

“是真的还是假的?”

“当然是真的,你没看到是谁带她来?”

“但是那串东西比伊莉沙白二世那些还劲。”

“还不止一串呢,有人在上个月见过另一串。”

“这女的什么来头?”

“开头还跟着一个姓陈的小商人,忽然就搭上童某,随即有人在她身上大出血。”

我即时晓得他们在说谁,即刻留神。

“怎么会这样值得?”

“人夹人缘。”

真幽默。

“这么说来,这位小姐真的发了财了。”

“怎么,妒忌起来?”

两位女士笑出来。

是怎么样的钻石项链?有多大多长?

表妹终于听从我的意见,买了一只典型的订婚戒。

她很快活,似只小鸟,啾啾啾说个不停。

在那个年纪,黑是黑,白是白,世上没有一丝烦忧,蓝天白云,整个宇宙都同他们合作。

回到办公室,把道说途闻综合一下,得到一个结论。

传说中的女人爬得太快,突然冒出头来,使人震惊,无法停止谈论她。

我的老板,也是传奇人物,传奇到没有人知道她真实年龄,猜都猜不到,真的要作一个推算,恐怕是四十五到五十五左右。

脸部整过形,异常光洁,没有多余的皮肤可供打摺,亦没有虚肿的眼泡,所以不似真人。水远修饰合时,身绒长年维持四十三公斤,看上去没有真实感。

但她主持着间大公司,每月发薪水便百多万。

每个成功的女人背后都有两种男人:一种是比她更成功的男人,一直支撑她,另一种是懦怯无能的男人,逼得她拚了老命打仗。

真不知道老板背后的男人真面目是何模样,传闻是极多的。

不过她的工作能力强劲如氢弹,每天一早八点半便坐在办公室指挥大局,面孔红是红白是白,皮鞋手袋配搭得无瑕可击,精神奕奕,从没发觉她有宿醉未醒,或是情绪低落的现象,成功的人一定有他的道理。

英雄莫论出身。

我们公司处理古董转手。

老板让我处理的是法国二十年代狄可艺术之钟表类饰物。

本世纪二十年代的旧东西也能称古董了,一次母亲笑着说:她手头上就有十来廿只打簧表,是外公传给她的,岂不是也成为古董。

我算一算,“咦,妈妈,你今年六十岁……”

立刻见她沉下睑,“谁六十岁?嘎?我二十七岁生你,你几岁?加减乘除也不会,你越活越回去了,昨日朱伯母才赞我看上去宛如四十上下,你却来触我楣头,我掌你的嘴。”

哗,反应激烈。

书归正传。

过了数日,老板忽然传我。

她接见我这种小职员,态度仍然和蔼可亲。

先是称赞我:“你那一组,倒是一直有盈利。”。

我小心翼翼的回答:“托赖,现在流行古董表,人手一只,自然有盈利。”

她笑,“手表其实没有古董。”

“谁说不是呢,”我也笑,“人们戴腕表统共又有多少年历史呢。”

“对了,我们目录里有一对二十年代卡地亚的水晶摆钟,可是?”

“正是,成块水晶雕出,小小机械收在一粒螺丝底下,巧夺天工,可惜送钟不吉,故此三年来乏人问津。”

“呵?”

“前日陆小姐送一对花百姿复活蛋钟上去,她嫌太琐碎。”

“她?是位女士?”

“正牌大豪客,我正努力巴结她!希望她帮我们清仓。”老板笑。

“她贵姓?”

“自称陈太太,当然不会是真姓名。”

“为什么不用姓名?”

“傻孩子,真正有派头的人才不稀罕这些。”

“我即时送上去。”

“她会派人来取。”

为安全计,我们护卫员送来人上车。

陆小姐笑,“都买了重保,你也太仔细。”

我喃喃说:“那对钟丑得要命。”

“喂!”陆小姐白我一眼。

“你想想,钟上面还镶钻,干么?衬四条青金石及珊瑚柱子,光是颜色就吃不消,怪胎一样,希望能够脱手。坦白说,有钱人最不会花钱。”

“他们会打算,咱们就吃西北风了。”

“那位陈太太大概也是俗人吧。”

“不。”

“有什么根据?”

“她并不俗,她只是爱一掷千金。”

我心一动,“她很年轻?”

“廿多岁。”

“雪白的皮肤?”

“你怎么知道?”

“近日来彷佛靠她一人撑著出面。”我笑。

“这句话倒是不错,股市地产皆低潮,暴发户不多见了,众富豪都致力含蓄。”

“你想她会不会买那对钟?”我问。

“毫无疑问,也许她还会叫我们找配对的茶几及大餐台子。”

真夸张。

“真的,我们今年的花红就靠她了。”

“陈太太”真的买下了座钟。

有人以高价买下了她,她又出高价买下许多东西,故此社会繁荣起来。

我们还能说什么呢。

“她是否漂亮?”

“见人见智,很难说。”

“怎么会?”

“在那么多排场派头掩映下,谁敢说她没有婆色。”

“你忠实的意见呢?”

“我的意见不值一讪。”

他们都不肯说老实话。

“你自己去看她好了,她不是不肯见人的。”

我摇头。

传说是传说,我情愿凭自己的想像力测度她的容貌与行为举止,我得到的资料已经足够了。

如果在偶然的场合找到她,我不介意,但特地慕名找上门去……未免小题大做。

之后她也静寂下来。

大概是要买的东西都买齐了。

那一日我们这伙人,包括莉莉、琼琼、彼得、威廉与积琪,搞了个聚餐会,到浅水湾去大快朵颐,车子经过一座白色的洋房,莉莉叫我们看。

只见花园里种满奇花异卉,泳池水波掩映,有几只名种犬在踱步,房子一进一进,不知有多深。

莉莉说:“单是防盗系统,就搞了几十万。”

威廉感慨说:“真难以相信,我们曾是同事,她办事颇用心,很准时,每日带一个盒子,里面装著水果或是三文治,相当爱静。”

琼纳罕,“这么普通的一个女子?看不出野心?!”

威廉摇摇头,“完全看不出来,而且也不会讨好男性上司,甚至故意落后几步,不肯与他们同一架电梯。”

积琪笑,“讨好他们有什麽用?八十步同一百步,浪费精神,牺牲了也是白牺牲。”

“那么说来,她一直胸有大志?”

“看不出来。”

“她现在快乐吗?”

“不去说她,喂,积琪,你快乐吗?”

“不错呀,我少女时代的愿望,现在也达到一半,日子很舒适。”

“那就行了,管别人在做些什麽。”

我笑了。

真的,传奇归传奇,我们是普通人,过着平凡的日子,做着平凡的事。

我伸一个懒腰,在日本小车后座打起盹来。

传奇故事为我们平淡生活添多少乐趣。

  • 阅读榜单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