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爷、狼叔、猴崽崽的三次坳务会

发布时间:2019-04-07 13:55:03

虎爷、狼叔、猴崽崽的三次坳务会

虎爷燃起一股浓浓的“狼烟”,是和狼叔、猴崽崽约定的信号,通知它们来虎王坳召开“坳务会”共商大业。

它们不像人,当时也没有通讯设备,没有电话,更没有手机和电传,还是周幽王为博得褒姒嫣然一笑的“烽火戏诸侯”,以狼烟传递消息的老办法。

虎爷、狼叔、猴崽结伙,一同把獐子、麂子、麋鹿等等小野兽赶跑,夺了它们的领地,起名“虎王坳”。

开始,狼叔和猴崽崽觉得别扭,叫什么虎王坳嘛,明明是大家一同抢来的,倒成了老虎的私家地盘,岂不弄得我们变成“寄虎屋檐下、不能不低头”。

虎一声声吼:这个名字好,有威严感和崇高感,我武惟扬,还有号召力与震慑力,你们懂什么。猴崽崽与狼叔拗不过虎王,也就不再吭声。

开始时虎爷对狼、猴兄弟还挺可以的,把它们当成自己的亲兄亲弟,叫它们老二老三,要它们称呼它老大。老大对老二老三挺关心,和气热情、体贴入微,常嘘寒问暖,有事一起商量,有猎物一同吃,还常常要它们把多余的獐子、麂子、麋鹿肉驮回山洞给狼崽崽、猴崽崽吃。

日子一长老大就渐渐摆起架子来,说话哼哼哈哈、样子轩轩然,俨然是恩人的模样,似乎是它养了它们。还常常指责教训,甚至点着鼻子骂。

一次,虎爷燃起狼烟,说是召集它们商议坳务大事。结果却什么事也没有,是关于它的名号问题,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总是叫老大老二老三太不像个样子,没一点儿虎王坳的架势,没尊没卑,这样下去会被笑话。它提出来要有个辈分,虎称爷、狼称叔、猴则叫做猴崽崽。

狼和猴不肯,呜呜呜、吱吱吱嚷嚷,兄弟之间怎能分成三个辈分等级呢。

老二提出了轮流坐庄的办法,各坐江山各称爷一次。于是虎一声怒吼:虎王坳这块地盘靠你们能得到吗,没有爷就没有虎王坳。它甚至趾高气扬的说,狼其实就是狗而已,是古代野性没被驯服的狗,比家狗凶狠一些罢了。那条尾巴还退化得没家狗灵活,硬梆梆的不能摇摇晃晃。

虎仰起了脑袋要狼和猴看:我的脑袋上还有个“王”字呢,看见没有?你们的额头上有“王”字吗?老二老三望望老大的额头上果然有个“王”字,可是心里还是不乐意,你称了爷,我们和我们的子孙将来岂不是要听你的使唤?虎还是一个劲的吼:我就是天生的爷,“天降大任于斯也”:

众星望北斗,此坳归我有;

不要没良心,恩情脑后丢。

老二总是拗着脑袋,尾巴绷得直直的,三角眼瞪成了大圆眼。老三则模棱两可,坳务会不欢而散。看看情况挺窘的,虎怕闹崩了,才渐渐细声细气起来:有事还是一同商量,少数服从多数嘛。话这样说了,老二的尾巴也还是没有放下来。

老大无奈,逮了几只野兔送给猴,私下里骗猴说,老二已经同意称我爷了。猴本来就含含糊糊、模棱两可,既然老二都已经同意,它也就不再嚷嚷。

虎于是又赶快去私下里找狼说,猴没意见了。狼想想既然它们两票,也就无可奈何。过了很多日子,狼和猴发现中了计,可是既然既成事实,也就不得不、不了了之。

狼和猴的兄弟姐妹们都不满,可事已如此,谁也推翻不了,只好远远看见虎便称爷。最吃亏的是猴,老猴还要称呼虎崽崽爷,所以常发牢骚:“爷的身份岂有种乎?”

这天虎爷又燃起“狼烟”。老二首先不满,聚会没多少日子怎么又聚会,不知虎又要搞什么名堂,它越来越明白虎诡计多端。狼不想去参加,肯定又是阴谋诡计。它正在狼窝与那些兄弟姐妹和狼崽崽们庆天伦之乐呢。

猴崽崽倒没怎么当回事,一路上跳跳蹦蹦,东瞅瞅、西看看,不停的嚷嚷,一路之上唱起歌来:

有个虎王坳,说不好又好;

虽然要称爷,好处也不少。

狐能假虎威,虎是我靠背;

谁要欺负俺,摆摆咱虎爷。

虎爷若发威,不管你是谁;

踏平你的窝,留下一滩血。

老二没老三听话,又正享天伦之乐,躺着不肯起来。狼崽崽告诉说虎王坳又燃起浓浓的狼烟,才慢吞吞、吊儿郎当、拖沓沓的起来,一路中哼哼唧唧的泄不满:

虎爷主意多,好事不多做;

又是改坳名,还罗哩罗嗦。

装一身气派,王爷威风摆;

又啥鬼主意,燃烟催我来。

老二终于去了,进门后边打哈欠边问道:

又商议什么坳务大事嘛,莫非是想改称虎太爷不是?哎哟,在家享天伦之乐不亦乐乎,不要那么多名名堂堂嘛。

虎爷首先忍气吞声的装亲切:老二,知兄莫若弟,你哥是有这个想法,叫爷小里小气的,现在兴叫太爷,老弟呀,你支持了我将来一定报答。不料狼“轰”的打了个臭屁之后竟然默不吭声,却说:不要名堂,还是回家享享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

虎圆睁大爆眼,不断的来来回回踱步,不停的摆着脑袋却不吭声。突然抬头一声大吼:你怎么没点儿战备意识,我多少次教导过你,要居安思危不要麻痹大意,敌人时时刻刻都在窥伺着虎王坳,是掉脑袋的事,怎么就那么麻痹大意不当回事,要亡坳亡命了,还在那里享什么天伦之乐,你呀!

狼叔被蒙头一顿训斥,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尾巴绷得笔挺,三角眼变成了圆眼。原来是一些小动物,被赶跑的小獐子、小麂子、小麋鹿等小野兽常常在坳子周围跳跳蹦蹦。

狼叔笑了,嗨,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你太神经敏感了哦,没事!

老二居然不听老大的训斥,反过来教训起爷来,虎爷气喘吁吁、火冒三丈,一頓嗷嗷乱吼,一頓大发雷霆,突然蹦了起来,打算蹦到老二面前撕咬一番,不料因为蹦得太高,被顶篷一撞栽了下来,扒在地下气息奄奄。

过了几天,虎爷燃起又一次狼烟通知来虎王坳共商大业。狼老二嗷嗷一声,管它大业不大业:

说什么大业,完全为虎威;

处处听你的,我们真可悲。

当爷不满足,还想称太爷;

滚你妈的蛋,阴间当太岁。

  • 阅读榜单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