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上海,你不可不看女人

发布时间:2020-02-11 14:29:01

在上海的街上很容易看见女人。我的意思是说,上海的女性乐于让人看见。为写这篇文章,我站在街头粗略地统计了一下,三人行,必有一女。她们兴高采烈地上街,最大的可能是去商店,尤其可能去服装店或皮鞋店。与天下所有的女人一样,对服装的浏览和采购是她们始终怀有莫大热情的一件事。当然,假如脸上的神情不那么兴奋的话,也可能是去上班。她们必须上班,工作被她们自觉成了生活的一部份。  上海的女人在家比较肆无忌惮。当女儿的时候,嘴巴尖刻,发发小姐脾气,动辄要拿主意。当婆娘了,去了那一层不好意思,就更加犀利和无忌了。在上海一般是女性掌管着家里的财政,常常弄到老公要藏私房钱。然而,她们的地盘也有限,做女人要是做到了婆婆的份上,在上海是很亏的,没有什么风光。她们不光要拿出自己的私蓄贴补儿子的婚事,也要有将来受儿媳(也就是别人家的女儿)闲气的心理准备,所以,无论媳妇还是婆婆,都希望眼不见为净,分居了事。这样果然清静许多。   公平地说,上海的男人极少打老婆甚至出了名,成为北方汉子眼里的垢病。于是,女人在家就渐渐有了气势。倒也不是没有可打的罪过,实在上海的男人已经很不习惯用武力解决争端。这和他们的住处的窄小也许有些关系,一有风吹草动邻居就风闻了,家丑不可外扬,大家就耐些个性子。男人和女人相比,明显的优势就是力气了,既然力气不管用 ,其下场可想而知。   在现代的大城市,一个人的社会地位是由他的智力决定的。上海的女人一般并不佩服体格的壮硕,在电影电视上看看是可以的,生活里就免了。  上海是个移民城市。杂交优势在这里特别明显。她们皮肤白净,面目娇好,腿也不罗圈,个子中等,没有庞大和矮小的压抑。较少痴肥。她们会做饭,会打扮,天生皮肤白净一些。上海的女人通常没有很高的乳房,但她们善于掩饰。上海人什么都见过。这个城市有很大的磁力,所以很少有私奔的事情。小康是这个城市市民的普遍的理想。她们知道生活难免很辛苦,得到的每一分都那么的不容易。典型的上海女性常常没有很特别的梦想。她们在当姑娘的时候往往像已经结了一次婚,比较实际,知足常乐。她们对艺术有一点喜欢,有时是邓丽君,有时是《天鹅湖》。年轻时代也接触流行音乐。等到大了,结婚生孩子了,几乎没了动脑筋的空闲,只好去看一点电视连续剧了。  上海的女人如果走在街上,你不知她是从洋房里出来还是从棚户出来。洋房里出来也许会弹一首《致爱丽丝》,也许开口也说“铜钿铜钿”。看女性的教养看她坐的样子,看其享没享到福看她的手。手比脸更不容易保养。  上海的女人特别重视家庭。她们要自己的家庭有一个好的状态,爱不够地爱着孩子。她们重视他人的印象和批评。上海的女人极少有邋遢的,她们宁可委屈肚子也不愿委屈了服装。在没打扮好之前,宁可迟到也不会出门。穿衣是她们最重要的永远不毕业的宗教般的一门功课。她们经常可以花不多的钱穿得十分得体。总体说,她们不是衣着的先锋派,注重整体的感觉。但她们中总有个别的人愿意鹤立鸡群。   上海女人的身边总有一些钱。富人大钱,穷人小钱。她们很少把钱花个精光。她们知道明天还要过日子。在上海,有许多不让男人为自己乱花钱的女人。当然,那是自家的男人。  1997年10月12日下午,我站在上海的淮海中路,它一天要清扫14遍,商号林立,号称高雅。我为写文章而打量着过往的女性们。我穿的是一条布长裤,布质衬衫,挎一个农民常用的人造革包。  那天的气温偏高,仿佛夏日。但走到楼阴处还是秋日的轻寒。在这样的季节,人就乱穿衣了。很少有同样装束的女性,拎包各异,发型多样。学生模样的年轻人,上着T恤,下穿牛仔,多用双肩包,挂在身后,比较精神。这双肩包和背带裙代表年轻,稍稍年长几岁的,就不敢擅用了,个别要显得与众不同者,将带子拖得老长,走一路晃一路的,小小的落拓或嬉皮。她们一般没有首饰,或仅限于在胸前挂个好玩但不值钱的东西,木头的,石头的。或是手腕上的木石镯子。  在街头最多的是青春期后的女士。她们要么挽着男士的臂膀,要么挽着女伴的手。她们多少化了些妆,服装比较得体,花样最多。从裙到裤,从T恤到衬衫西装,没有不能穿的。无跟的凉鞋。常常有人在外面罩个精悍的背心,式样也不雷同。没看到旗袍,也没看到露出的肚脐。较多的女性剃一个男头,发根短短,含蓄地张扬着。她们的服饰的质地相差悬殊,明眼人一看就估出价来。在上海打工的妇女,不知为什么,一眼就让人看出不是这个城市的居民。倒不是为了钱,她们的金戒子也许比居民们还大些,说起首饰,一眼看去,真是比以往少多了,也小多了,尤其那种黄澄澄的东西不再招摇。人们终于将美放到第一了。  上海是个大码头,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样的女人都有,粗粗一瞥就令人一言难尽。那天给我最深的印象是:不想和别人一样,不分贵贱的美,倾向简洁,崇尚削瘦。另一个印象是,除了我这种别有用心的人,基本上没人特意注意他人。人来人往,行云流水,汇成都市的风景。看似不起眼的打扮,费去了她们的良苦用心。这也许很笨拙,但聚集了千万人的用心,装点了城市,也装点了我们的眼睛和心地。

  • 阅读榜单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