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文学

玩笑改变人类未来全文序

蓝天文学

中华男人最需什么?怒!中华女人最需什么?月经棉!人类最需什么?人类太严肃、太认真、太做作、太敌意了,人生观这种东西,应该嘻嘻哈哈打情骂俏才对。自雄,不自谦;激进,不稳健;大悟,不小解;傻冒,不讳言。时而君子时而妖,看见美女德不劭,跌入冰湖大呼爽,总把辛酸作笑料。在世态炎凉掌声冰棍大起大落挫了又挫中,豪啸平愁狂歌当哭提着裤脚四处跑路横冲直撞不知死活,放声引吭“一切怀疑灵魂皆为不智”。

粗一看,大家还以为学究式文坛里竟钻出一个忧国忧民、赤诚扛肩、火箭炮扛肩、妄想改变华人思维模式的家伙。这就小看了我也,我可不仅仅会忧国忧民,还会跳霹雳舞哩。我是谁?我做作,我多么厌倦我,想在生命中造一百个我!你不在做?有人做长角兽,有人做波斯猫,有人做米田共而已。有人艺术忘我,有人做得笨拙,目标只一个:更强更狂更新更快活。生命仅一次,欣喜享受惊嘲目光,两脚叉开裸立天安门上。我是谁?世人所坚持,便是我之反对,没有扬弃,没有秩序,没有教条,没有进步,没有政府,没有同情,将有初生世界,它是那么单纯新鲜、令人颤栗。我是谁?无所谓光暗善恶

,唾弃道德,即热衷创新,又执着破坏,讨厌人类,一笑置之;好色好德好玩,白天玩,夜里玩,我在梦里玩;我,不甘寂寞,不停恶作剧的邪气之神,是这个时空唯一的神,我——是——神神神神神!(看到我张臂向天啸的勇猛姿态,老妈悄悄把我女友拉出去,“别给咬到,又发羊痫风了!”婆媳不住摇头感慨——人会时不时发这种嗥嘶惨叫吗?人会灵魂分崩离析、性格错乱繁杂吗?人会避孕套随身带,用奶瓶喝酒,又在每次大便后吟诗一首吗?最后两人一致结论是:他是个禽兽。——喂,你是我妈耶。)

潘建海:“拔牙的搞写作,典型的不务正业。”我:“这叫什么话,现在那些身怀大志的‘三陪’(即陪官陪款陪导演),转眼成了歌星影星中子星等等之星,不是也干得有板有眼挺糊弄人吗?” “千古文章一大抄,有什么意思?有本事你来个三宫六院一人嫖。听说你放弃哲学,一意炼胆练气?” “嗯。所谓哲学家,往往用繁缜冗长的逻辑、煞有介事的琐屑、令雅典娜头大的陌生字眼、性无能式的叙述、甚至模棱两可的意图,解决、制造不是问题的问题或将人彻底击昏,藉此掩饰深度的欠缺,证其天纵英明的正确。(哲学家=繁琐=庸人,作者=沉默活泼=貌美如花=天才)中国太多小人儒,念秣蝇蝇,怕刑罚,惮非议,何来血气著文章?政府尾巴不敢砍,甘做魔鬼代言人,说什么救邦。只求意淫脐下三寸。贯革直入?挺金铁自炼?‘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妄谈。好文人,是狂徒气质葬剑抱笔标新立异主观武断言必为虐行也失方菊水特攻决绝赴难暴风怒雨全线开战气为之夺心为其飚的。”

“说说你自己吧,现在是作家了吗,整天想着怎样出名?” “无名虎辈,有羞耻之心,不敢自称作家,顶多被人叫叫大师。”说大师已是客气的哩,想我七岁时,神仙入梦赐墨水瓶曰:“沾其行文,人神失禁,光耀乾坤。”大概口渴,或者天才过度,我一仰脖,竟把宝墨喝掉啦,以致今日失禁有余,光耀不足。二十年来耿耿于怀,当初为什么不梦到天使?那样就可以成为温州第一个喝‘可口可乐’的人了。至于出名,十年磨一剑,也该是时候了。为什么我会出名?因为我特立独行,脑筋不正常;因为我关心人类,野心强悍,惟恐天下不乱;因为我千金散去,自费登报自我鼓励——“国宝级动物陈小白,喷饭庞著问世,无缘参见者求生不得,参见者求死不能”。(一想起前程似锦,美女如云任我抚摸,便忍不住想在五马街上脱光衣服仰天长笑)序的定义,就是自吹自擂和“他山之嘴,可助自擂”(详见《牛津辞典》P8623)。这样一意猛吹,前途必贵,说不定三百年后,作者化龙升天,后人追封“神武”之号,以表敬仰(女友咬定谥号不是“神武”而是“神经”)。陈夫子的学问脸皮均属“宙斯盾”级,自无吹擂必要,只是念及与其死后被人追思称颂,不如趁活蹦乱跳时提前享受,坚决自赞N火车;第二,怀想起当年未成名时鼓吹穷吹誓要高飞的美好情景,实在技痒难忍,是谓吹翁之意不在牛。

浓情时写浓情文章,伤心便俨然悲情歌王唐三藏,高兴了火午艳阳笔也尖叫雀跃,寂寞,静坐冷月森林云雾温泉,踮起脚尖舞动,或是拍节浅吟清风徐徐,也可写碎梦的纯情、溺水的缠绵、桃花依旧在,常能创见惊雷绝顶飞临张弩紧逼挥斧横斩地火刚烈作狮子吼,饮烧刀子般颈脉杀意贲张,更会在灵堂来首《十八摸》,一摸摸到未亡人的屁股,真是志比天高,不负少年手。一支笔旁敲侧击豕突狼奔,流窜到哪是哪,从来是意尽则收、率性而为、人魔合一、心血来潮、不经大脑。

本书共收录25篇文章,篇篇可与《圣经》、《肉蒲团》媲美。受欢迎之程度,据说已到了只要收集读者朋友掷来的砖头,就可建一幢中世纪古堡的地步。如果说有些球迷是铁杆,那他们就是砖头读者,都是我驯出来的动手不动口的实干型人材,肩负着中国未来的文化传播和外交使命。不要猴急,一篇一篇消化下去就对啦,保管让阁下脱胎换骨迥异常人,坐铁笼和熊猫一道巡游天下光宗耀祖。是为序。

陈小白

2002、2、16

标签: 全文玩笑人类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