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文学

袁宝璟冤吗?袁宝璟亿万富翁曾用500亿换命!

蓝天文学

袁宝璟,男,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 ,辽宁辽阳籍亿万富翁、北京建昊集团董事长。袁宝璟因受到恐吓、敲诈,遂雇凶杀死昔日朋友——原辽阳刑警汪兴。2006年3月17日上午,袁宝璟在辽阳市被采取注射方法执行了死刑。

袁宝璟经历 辽阳苦孩子袁宝璟 袁宝璟1966年2月16日出生在辽阳市的一个贫穷家庭。家中兄妹五人,他排行老三,出生于1963年4月23日的袁宝琦是老二。袁宝璟1983年毕业于辽阳市第二高中。当时,他的高考志愿就是要考进北京的全国重点大学。全靠父亲一个人的工资养活全家。有时穷得连衣服都穿不起,就盼着开运动会,那样就有希望获奖。8岁时,家里因为再也养不起这么多孩子了,把他送到乡下亲戚家,一边干活一边念书。袁宝璟从小就渴望着早日摆脱困苦的生活,致富成了他最大的梦想。 毕业那年,他本已过了录取分数线,但因学校不理想,而甘愿在辽阳市第一高级中学补习了两年,1985年如愿以偿地考入了北京的大学。 1985年考上大学后,为了挣出生活费,他给教授抄书稿,每万字两块钱;给公司写信封,每千个5块钱。为拿到每天两毛钱的伙食补贴,他从不间断地参加学校体育运动队,使得身体健壮如牛……一段时间之后,他用挣来的钱买了一辆旧三轮车,和外地民工抢饭吃;几年间,数不清有多少油盐酱醋、烟酒糖茶通过他的三轮车流进了京城大小胡同的杂货店。 一边挣钱一边学习,4年里,袁宝璟放弃了所有的娱乐时间。1989年毕业前夕,他背起一只大书包,从建国门开始瞄准大公司和银行,凡见有牌匾的就进去,到一个单位就向人家送发一张“自我推荐表”……最终他如愿地选了一个世人眼中的“金饭碗”。 1992年,袁宝璟辞去了他“来之不易”的银行工作,在怀柔注册了建昊实业发展公司,启动资金20万元。其中,10万元用来买下了优质“小黑麦”专利,5万元向农民租了300亩地,再支付了化肥钱、农药钱、管理费、劳务费……袁宝璟老老实实除草,安安心心种地,实实在在地当了半年农民。半年之后,黑小麦成熟,麦种很快占领全国市场,袁宝璟掘出第一桶金……获利200多万元。 随即,袁宝璟转向到股票、债券业。资金的雪球滚大了。 1994年,袁宝璟开始以令人目不暇接的速度和手法,一口气吞下60多家企业。3年之内,建昊集团一蹿而红,袁宝璟成了远近闻名的“收购大王”、“商业奇才”、“北京的李嘉诚”……直到成为中国首位“世界青年创业者大奖”得主。

辽阳首富袁宝璟涉嫌雇凶杀人

虽说辽阳是袁宝璟的故乡,至今,其父亲、妹妹等仍在辽阳生活。但在辽阳,却只有一些股民和头面人物对他有所耳闻。然而在北京,在全国,38岁的袁宝璟,名气早就很大了:从白手起家,到号称拥有37个亿的资产,下属企业60多家,被誉为“北京的李嘉诚”;30岁时捐资1000万元,在全国高校设立著名的“建昊奖学金”;31岁时当上了当时全国最年轻的上市公司董事长。32岁时成为我国首位“世界青年创业者大奖”得主。这些耀眼的光环,无疑让家乡的人们为之眼前一亮,毕竟,他是喝辽阳的水长大的,又是从辽阳走进北京的。 可是,在大多数家乡人还没来得及为他取得的业绩自豪时,袁宝璟却因涉嫌雇凶杀人被辽阳市人民检察院批捕。 批捕后,袁宝璟的名字一直只是在小范围内神神秘秘地进行着口头传播,2004年3月22日,赫然印着袁宝璟名字的刑侦信息终于首次在大众传媒面前“露脸”。材料上记录了令人痛心的供诉及侦查结果。

死者曾是刑警队长 2003年10月4日夜里11点30分,古城辽阳的人们沉浸在国庆节的欢乐中。集中居住着一些辽阳公安部门人士的某小区内,忽然传来“砰砰”两声沉闷的响声。一户女主人打发自己女儿下楼看个究竟。过了不一会儿,女儿的哭声便传了过来,惊恐的女主人跌跌撞撞跑到楼外,发现自己丈夫倒在了一楼的电子门外,身下留下一条长长的血迹,刚才两声闷响其实就是开枪的声音。经过警察现场勘查以及法医检验,死者为汪兴,胸腹部遭两处致命枪击,枪支种类初步推断为双筒猎枪。 死者汪兴在辽阳大名鼎鼎。他是辽宁省警官学院的首届毕业生,曾任辽阳市刑警大队专案中队队长。1992年辞警下海后,私下开过私人侦探社,炒过股,赴俄罗斯当过国际倒爷,出事前当过短暂的百菜园饭店经理。他曾经与辽阳几位非官方重量级人物交往甚密,接触的人员关系相当复杂。早在2001年11月份,汪兴就曾被人刺杀过一次,虽说挨了7刀,但因为抢救及时而保住了一条命。

请大家先看一则报道

当法官宣布,“袁宝璟、袁宝琦、袁宝森三人立即押赴刑场注射死刑”时,袁宝璟大喊:“我不服,我要检举!”而他的妻子卓玛则痛哭失声。

据现场记者介绍,袁宝璟昨日一身白色运动服,还戴了一条洁白的哈达,一脸微笑地走入法庭和家属打招呼。袁家几十位亲属都旁听了宣判。

当法官宣布,“袁宝璟、袁宝琦、袁宝森三人立即押赴刑场注射死刑”时,袁宝璟大喊:“我不服,我要检举!”而他的妻子卓玛则痛哭失声。

上午8时20分,袁宝璟兄弟三人被法警押赴刑场。三人在被押出法庭时,激动的家属甚至和法警发生了冲突。

10时45分,执行完注射死刑后的三兄弟尸体被送到辽阳市殡仪馆火化。在殡仪馆院内,卓玛用一条白色的哈达把袁宝璟的骨灰盒包好,与袁家在辽阳的亲属们道别。

随后,卓玛乘一辆“京A”牌照的奥迪车离去,袁宝璟的亲属们告诉现场记者,车子将直接开回北京。

又有内幕了!

先分析一下上面的报道。首先,法官宣布的是立即执行袁宝璟,大家主意,宣布的是立即执行死刑!是立即!!!那么有没有必要立即押赴刑场注射死刑?大家请看:

昨日19时30分许,位于延吉市光明街的延边长友实业有限公司新侨饭店发生火灾,饭店7层楼房全部被烧毁,火灾一直持续了近3个小时,截至记者发稿时,已确认死亡5人,两人受伤。

这也是今天的新闻。袁宝璟涉嫌谋杀,死了一个人。新桥饭店火灾,亡5伤2。单从死亡人数来看,新桥遭成的恶劣后果更为严重,情节更为恶劣。那是否法院会把造事者抓起来后立即执行死刑呢,显然不会,大家是有经验的,类似的事情也经常见诸与各大报端。处理的办法,一般来讲就是判个10,20年!也许你会说,他们的性质不一样,那好吧,大家请看:

前晚8时,背着女儿遗体爬上京广桥附近广告牌的河南男子李功见,在当地警方的陪同下回到家乡。李功见的侄女李美宏也于昨日离开北京。李功见称,女儿李美妮的遗体已经在京火化。

“我心里很难过,但没觉得后悔。”昨天,李功见称,他不会放弃努力,感觉女儿的案子还有解决的希望。在电话里,李功见的声音显得有些消沉,但神志清醒,说话流利。

李功见称,今年是小美妮遇害的第6个年头。由于真凶一直没有得到应有惩处,他一度感到绝望。“我已经想了好久了。”李功见说,近一段时间以来,他曾计划结束自己的生命。他表示,自己想将小美妮的遗体带到北京,希望以死求得社会帮助。

临出发前,他在家中拟了一封遗书,并复印了数百份。

2月26日晚,为了不让家人担心,李功见瞒着全家将小美妮的遗体从冰柜里取出,装在一个提包内抱在怀中,乘长途车连夜赶到北京。

“我想寻找一个特别高的地方。”2月27日清晨,李功见到达北京后,用提包装着小美妮的遗体在大街上徘徊。他看到京广桥畔的广告牌后,就取出随身携带的绳子爬了上去。

李功见说,当他站在广告牌上时,头脑一片空白。

“真的很想跳下去。”他说,现场民警登上云梯劝阻他半小时之后,他渐渐觉得“不应该就这样放弃努力,事情还有希望”。

李功见称,小美妮的遗体已在北京火化。前日,他曾签字表示同意。

李功见称,前日中午,当地梁园公安分局警员来京,陪同他乘火车回家乡。前晚8时,孙付集派出所派车将其送回家中。“家人看到他都很高兴。担心了好几天,这下子总算放心了。”李功见的嫂子在电话中说。

文中的被害女-小美妮已然死去六年,六年里,谋杀小美妮的凶手又如何呢,大家再来看:

据《山西商报》2005年12月21日报道,李功见结婚后没有生育,抱养一女孩,名叫李美妮。虽是抱养,但全家人视美妮如宝贝。2000年10月3日下午,家人突然发现美妮不见了,到处找寻。直到10月5日晚,才在村北的一机井中,打捞出李美妮的尸体,经法医鉴定为他杀。后经商丘市公安局梁园分局侦查认定,同村村民李某某为嫌疑犯。

经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李某某被判处死刑。但此后,河南省高院两次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最终,李某某被改判为有期徒刑10年,罪名是故意毁坏财物罪等其他3项罪名。

你是否震惊了呢!

摸摸自己的良心吧,擦亮自己的双眼,抬头看看青天!

同样是杀人,处理的结果为何窘异。双方判决所依据的法律难道有所不同。

谋杀小妮子美的凶手凭什么使自己的判决一改再正。其原因是,他一定使去了大笔的金钱,贿赂高官,打通了个个关节,致使自己玩弄法律于鼓掌之间。可恨!!!但是,他能有多少钱呢,他能够有亿万富翁袁袁宝璟有钱吗?答案是显然的!那么这样看来似乎中国的法律在这短短的6年间进步不少,但事实是这样吗!

我不服,我要检举!

这是袁在法庭上最后的一次呐喊。袁在高呼,袁是在为自己高呼吗?不是,我不服,我要检举。

哦!原来袁是要检举,他要检举谁啊?袁是亿万服务翁,和他交往的,除去豪门望族,就是达官显贵。袁又是在临死的时候高呼,设想一下,一个即将临死的人,在临死之际,一种情况是,黯然神伤,悔恨当初;另一种情况,冤家错案,急需上诉。而袁杀人证据确凿,绝非冤假,死不足希。可是否就单单袁该死,社会复杂,而复杂的原因,百分之百由于人际关系,也就是说,袁认为自己确实有罪该死,而有罪该死的却远远不止袁一人,袁貌似亿万富翁,却不折不扣是一只替罪羊,到底和袁有非法来往的人有多少,官位有多高。不得而知!

这是一场阴谋,一场不折不扣的官商勾结中国式阴谋!

袁是死了,但此事绝没有到此结束,恰恰相反,故事才刚刚拉开帷幕。而这场戏能否公正的上演,精彩的上演,就完全取决于中国,这个发展中国家是否有决心和毅力与黑暗腐败斗争到底!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