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朱总理让位

发布时间:2019-09-10 03:45:03

枭眼看世之一四八:

请朱总理让位

这句话,在我心里已经埋藏了好长一阵子了,实在不忍说出来,因为您的干劲、魄力、威望、清廉度,在国家领导人当中都是第一位的。在老百姓眼里,如果说洪洞县里还有好人的话,非君莫属。

然而,既使强忍热泪,既使冒犯了您,而今我也要说出这句话了,为了我们这个多灾多难危机重重的文明古国,为了受欺受压、苦难深深的底层贫弱群体!

您彪炳的政绩,大大小小的媒体包括您自己,早已大肆宣扬过,就不再重复了。略举几点您当政以来的不足和失误吧:

一、经济改革措施不当。具体而言,即国企改革,未能触及产权改革。1998年,许多有识之士就提出了“股份化” “劳者有其股”主张,您的答复是:国企改革不是“一股就灵”。完善的股份制私有制,是市场经济这只“看不见的手”发挥作用的前提,是经济发展不能回避的“体制性并碍”。不突破这一障碍,其它施政纲领、措施,必定大打折扣。

二、机构改革虎头蛇尾。具体表现在,一、尽管国务院分流的公务员不再属公务员编制,但仍享受公务员的一切福利待遇,仍由财政供养,这些人不是去创造新的财富,而是换一种形式,重新寄生在财政上,其结果,不过是改变了“增加老百姓负担的方法”,而已而已;二、地方上的精简工作,一直未能有效展开。

三、“三农”问题解决无方。正如李昌平上书所说: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您一直喊要“千方百计增加农民收入,减轻农民负担”,具体招术却只停留在技术性层面,什么调整农业结构呀、发展农业产业化呀,不能从整体上和根本上解决农民困难。平均30个农民要供养一个当官的,苛捐杂税多如牛毛,负担从何减起?如农民顺口溜说的:可怜总理太辛苦,可怜政府靠不住。您是政府大总管,政府靠不住,说话不算数,有您一份责任吧。当务之急,只有还政于农,由农民真正享有各项民主权利,才是解决农村问题的根本办法

四、教育改革南辕北辙。教育是公益事业不是第三产业,政府的担子不能推给社会。教育产业化的口号提出以来,从城市到乡村、从大学到小学,大大小小官办民办的学校,都成了盘剥百姓、以聚敛财富为目的的狮子口。导致了多少贫困儿童失学、农家子弟上不起大学啊。

……

还有腐败现象越来越严重、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一小部分人富起来不是靠诚实劳动而是靠贪污受贿和盘剥掠夺)、失业和下岗人数众多、社会分配严重不公…,等等等等,问题重重啊。但,这些都不是问题的关键。

如果没有您苦苦撑着,恐怕我党未必还能维持眼下这个局面。说您劳苦功高、国家栋梁,一点不过分。但是,凭您的地位、魄力和居高不下的民意支持率,您本来可以做得更多更好更进一步的。您在位的几年,正是新旧世纪交替、国际形势变幻的关键时刻,也是我国政治体制改革卡在瓶颈里出不来的历史关键时刻,您却只满足于东一铘头西一锤地为陈旧僵化的体制修修补补、医头医脚,满足于做一个技术官僚、一个清官。唉

确实,您不失为一个举世皆浊独能清、比较清正廉明的官员,也为民为国干过不少好事实事,如果您不是总理,那是怎么赞美也不过分的。可对于国家大总管来说,这个标准是否太低了点?梁启超说得非常中肯:“近世官箴,最脍炙人口者三字:曰清、慎、勤。夫清慎勤,岂非私德之高尚者耶?虽然,彼官吏者受一群之委托而治世者也,既有本身对于群体之义务,复有对于委托者之义务,曾是清慎勤三字,遂足以塞此两重黄任乎?此皆由知有私德,不知有公德。故政治之不进,国华之日替,皆此之由”。(梁启超《论公德》)。

一国总理最大的“公德”,不仅仅是“清慎勤”而已,也不仅仅经济方面的成就、业绩,如果能给人民和国家一套好的制度,给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一个安居乐业、文明富强的制度保证,那才是真正的功德无量。不然,任何试图绕开权力制衡机制、绕开科学管理社会的政治民主规则,探索什么“中国特色”的清廉、务实、高效的路子,都是事倍功半,甚至徒劳无功的。梁启超在《论政府与人民的权限》中一针见血地指出:

“然则政府之正鹄何东乎?曰:在公益。公益之道不一,要以能发达于内界而竟争于外界为归。故事有一人之力所不能者,则政府任之。有一人之举动妨及他人者,则政府弹压之。政府之义务虽千端万绪,要可括以两言:一曰助人民自营力之所不逮,二曰防人民自由权之所被侵而已。率油是而纲维是,此政府之所以贵也。苟不尔尔,则有政府如无政府”敢问,在您写总理的这几年里,人民的自营力、民主权力和自由度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强势集团、官僚阶级在经济、政治各方面对弱势群体的侵犯、迫害、欺压是减轻了还是加重了?“又有甚者,非惟不能助民自营力而反窒之,非惟不能保民自由而又自侵之,则有政府或不如其无政府。数千年来,民生之所以多艰,而政府所以不能与天地长久者,皆此之由”。

之所以不能更好地推动改体改革,与您关于民主、人权的糊涂认识和错误观点有关,这从您斥台湾民主选举为政治笑话可见。当我听您在答记者问中说什么:“我们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一直在进行着反对专制、独裁,反对反动政权、侵犯人权,一直是为这个问题在做斗争,我们今天怎么会反过来压制人权?”时,我唯有苦笑而已。这个问题对您恐怕过于高深,不说也罢。

这两年来,明显可以看出您身体差了、斗志弱了、干劲小了,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当你抱持一腔敢踩地雷阵敢跳悬崖峭壁的豪勇时都没办到的事,期望您力衰气竭后重打锣鼓另开张,并不现实。所以,劝您连任的话,不是客套,就是另有所图。国家已百孔千疮,民族元气已奄奄一息,时不我待啊,等不起了啊总理!

我的忘年交您的老上司胡绳老,生前曾说过,要对政府、对您有信心。时至今日,我不得不冒昧地说,我的信心已丧失殆尽。相信许多人与我有同感。当然,我说过,作为体制内的一名清官和干员,老枭对你依旧保有足够的尊敬。所以才直言忠告,换了别人,老枭才懒得对牛弹琴哩。呵呵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议报》和本报网址 http://www.chinaeweekly.com

东海一枭2003、3、26

  • 阅读榜单
  • 相关阅读